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14. 線索

日期:2017-05-23

我推開商場出口的玻璃門,重新回到旅遊巴士上,找到剛才Pure的座位,一眼便看到前方椅背雜誌袋中用紙包著的漢堡包。

事實上我也不知為何我要拿回漢堡包,只是覺得這樣日後或可作化驗或是甚麼來證明我和Moving的想法。

我把漢堡包放進背囊,正要轉身離去的時候,赫然被地上的一張A4紙吸引了我的視線。

我彎身把紙張拾起,上面是印刷出來的旅遊巴士座位表,然後上面用原子筆畫了好幾十個小交叉。

「奇怪,點解會有座位表?我哋搭車都冇劃位嘅。」我看著紙上的交叉更是摸不著頭腦。

「喂!阿源!」Moving在車外叫我。

我立即拿著紙下車:「咩事?」

「冇咩嘢,以為你死咗啫,你拎個包咋下哇?拎咁耐嘅?」Moving說。

「你唔係擔心我下嘛?我唔好呢味架!」不知為何,我對Moving這個監躉由開頭的厭惡,慢慢地建立了信任,我覺得他並不是一個窮凶極惡的人。

「屌你老味,我百分百直嘅!」他說。

「喂,你睇下,我執到張紙。」我把紙遞給他看。

「旅遊巴士座位表?」他把紙接過來看著。

「係囉,我哋又冇劃位,上面啲紙唔知咩意思呢?」

「唓!」他把紙塞回我手上,道:「理得佢唧!而家快啲醫肚先再諗!」說罷我倆快步再走進商場。

「咦,唔見晒佢哋嘅?」Moving看看百老妹的店內,已沒有了Pure等人的蹤影,但我沒有驚慌,因為我聽到花花的聲音從剛才男廁那邊的走廊傳來。

我快步向聲音的方向走去,只見他們一大班人站在扶手電梯旁,我見到花花捧著一件蛋糕愉快地吃著。

「喂!點解你哋有嘢食嘅?」Moving快步走過去,這時我才發現,他們圍著兩間小小的糕餅店。

Moving跑過去一手拿起貨架上小小的綠茶蛋糕,急速地送進張得老大的嘴巴中。

「喂,連呢兩檔嘢都冇店員?」我問。

「唔只咁,所有舖頭都冇人……阿源,點解會咁架?」Pure小口地吃著蛋糕。

「我都唔知,但係你哋咁擅自拎人哋啲嘢食,唔係咁好。」我邊說邊走去拉住花花道:「花花,媽咪教我哋唔可以隨便拎人哋啲嘢,你唔記得咗?」

「餓!好餓!都冇人!」花花邊大叫邊把蛋糕塞進嘴巴裡。

「喂,阿源,咁冇人都冇辦法架喎!肚餓就要食嘢,係人嘅本能。」Moving道。

「咁唔通就可以偷嘢咩?我唔希望花花覺得咁做係啱!」我說。

「你條友唔好咁固執啦!你呢份人,丢你去孤島住,你死硬啦,你……」Moving話未說完,卻被Pure打斷了,她說:「唔好嘈啦,我去過台中一間誠實商店,入面冇店員嘅,要買咩就自己入錢去個錢箱,不如我哋照做啦。」

她邊說邊從銀包拿出兩張一千元,想放在糕餅店的貨架上。

「嘩,乜你帶咁多錢出街嘅?」Moving一手把紙幣抓在手中。

「喂,啲錢唔係畀你架!」我邊說邊想搶回紙幣,可是Moving的一句話卻令我呆住了:「你哋一陣夠錢畀咁多人搭車返屋企咩?再講,今日發生嘅事奇奇怪怪咁,你敢講一陣唔會有情況需要用呢舊錢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