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11. 回家?

日期:2017-05-18

「唔返屋企!用電筒搵莊姑娘!」那電筒男道。

「家姐,玩遊戲!」小真噘著嘴說。

「哦……」敏敏則發出無意識的叫喊。

一時間,車廂內的反對聲音此起彼落,我揚一揚眉道:「小朋友,我哋唔係返屋企,係去搵莊姑娘佢哋至啱。」

「好嘢!」小真大叫,其他人也跟著叫。

我以一副勝利者的笑容面向Moving, 道:「佢哋跟住我先會聽話架。」事實上,我們真的要乘車回去嗎?可是那班唐氏綜合症患者的家人不在,我連他們的地址都不知道,我該怎麼送他們「回家」呢?

再說,如果他們真的被人捉去,我應去找尋他們的下落嗎?我應去找莊姑娘問個究竟嗎?

我拿出手提電話又撥打了999,可是電話仍是沒法接通,為甚麼報案中心的電話會長期不通的呢?這也太荒謬了吧!

當我六神無主之際,Moving指一指前方說:「好啦,你哋兩個兩個咁排好隊,跟住我同Pure姐姐,我哋沿呢條路行出去就到巴士總站架啦。」他說罷轉身向我說:「阿源,你跟隊尾啦,靠晒你啦。」

「喂,點解唔係你跟隊尾?」我抗議道。

「因為我識路,你唔識路囉。」

「唓!沿呢條路行出去就到巴士總站啦!」還好我剛才有聽他的說話。

「好,咁你帶頭,我同Pure行隊尾囉!一陣斯迪仔又嚟拉Pure走,我驚你又好似頭先咁嚇呆晒呀!」

我氣得啞口無言,敏敏突然拍手大叫:「源哥哥駁唔到!源哥哥駁唔到!」

我翻了翻白眼,有時我真的懷疑他們是不是只是裝作低智力。

我望著Pure說:「咁你小心啲啦!」說罷我便拖著花花和敏敏排到隊尾去。

就這樣我們排成了一條長長的人龍,街道上幾乎沒有行人,這時我才發現,我們兩輛旅遊巴士的前後,都泊滿了其他旅遊巴士,放眼看過去,根本看不到盡頭。而旅遊巴士上似乎都沒有人,他們都被人捉走了嗎?還是已自行乘車走了?

這時候,我們的人龍開始慢慢移動,向Moving所指的巴士總站方向走去,可是才走了十多步,那排在小真後面的電筒男突然一個屁股坐在地上大喊:「好餓呀!全日唔畀人食嘢,冇陰功呀!」

「哇!餓!」小真也大叫起來。

Pure回頭拉著小真,我隱約聽到她說:「好啦!一係我哋去食啲嘢先啦!你話好唔好呀,Moving?」

但Moving卻沒有轉身看她,似是沒有聽到她們的說話,而是背著大家望向前方;我看著他的背影,不知為何有一種異樣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