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10. 易服男

日期:2017-05-17

一個穿著可愛連身裙的少女正在後面的旅遊巴士車門前站著,從後可見,她背著一個藍色的卡通背囊,衣服的帽子上還有可愛的白色兔耳朵,而她正用力拉著另一個人的一隻手。

「放手啦!放手呀!」我聽到Pure有點緊張地叫,原來被拉著的人是她,我想一定是我們團中某一個女患者要Pure陪她去甚麼地方玩。

我連忙過去想勸阻,卻聽見那女患者竟然用一把男性的聲音在叫:「媽!媽!」

我驚訝地看看那少女,赫然發現他是一個瘦悄的男人。

「喂!你個變態易服癖想點呀?你……」我毫不考慮就立即大喝起來,但我話音未落,便開始為自己的魯莽後悔了,因為我突然發現他垂下的手原來握著小刀!

「頂!啱啱喺嗰邊面對完殺人犯,嚟呢面就輪到個痴線易服佬!」我內心咕嚕著,同時大叫:「你唔好亂嚟呀!」

我把背囊撥到前方想拿我的萬用刀,卻想起我的刀被Moving拿了!

「今次大鑊!」我內心暗想,雖然那易服男身型瘦削,但是他一手捉著Pure, 一手握著刀,如果我撲過去的話,相信受傷的不是我就是Pure。

「媽!」那易服男叫著,看來他除了有易服癖外,精神也有點失常。

正當我猶豫著不知如何是好之際,一把聲音從我身後傳來:「喂!斯迪仔,你老母呢?」是Moving。

那易服男瞇著眼望向Moving,道:「媽,唔係老母!媽走咗!」

「咁你放開個女仔先啦,如果唔係你老母返嚟打你架啦。」Moving邊說邊擠到我面前,輕柔地拉開易服男捉著Pure的手。

剛才拿著刀的易服男好像軟化下來,垂下了本來拖著Pure的手。

「你老母頭先喺大會堂嗰邊搵你喎,快啲去搵佢啦。」Moving指了一指前方。

「啪啪啪!」易服男突然大力地拍手,然後轉身一溜煙地跑走了。

「唔該晒你呀。」Pure一臉感激地凝望著Moving, 令我感到有點不是味兒。

「唔使,我係Moving,我啱啱都救咗你男朋友呀。」他邊說邊指一指我。

「我係Pure,不過……佢唔係我男朋友,係團友。」Pure微笑著說,眼神卻一直留在Moving臉上。

我不耐煩地說:「喂,你識頭先個易服佬嘅咩?同你一樣係監躉嚟架?」

「監躉?」Pure驚訝地說。

「喂,你唔好講得咁難聽喎!頭先嗰個咪係屯門斯迪仔囉,你唔見佢孭住斯迪仔背囊嘅咩?我以前住屯門成日見到佢架啦,佢精神有問題架,唉,唔知佢老母行咗去邊,又唔睇住佢。」

「你唔係話佢喺大會堂咩?」Pure問。

「我亂講咋,我心急救你吖嘛!」Moving瞇著眼好像以為自己魅力十足般凝望Pure,而Pure也好像忘了他是犯人,一雙眼水汪汪地望著他。

「喂,Moving呀,我畀咗二十蚊你,你自己去搭車啦,拜拜!」我猛地站到他和Pure中間。

「吓?你連保護Pure都保護唔到,一陣斯迪仔又出現點算?而且我好熟屯門,可以帶你哋搭車。」Moving得意地微笑著說。

「咁不如Moving你同我哋一齊啦,反正我細妹、阿源細妹同埋其他人……嗯……因為好多唐氏小朋友,佢哋都好需要照顧呀!」Pure說。

這時Moving探頭望一望車廂中,說:「嘩,原來咁多人呀?」

我沒好氣地向車廂中叫:「花花,過嚟哥哥度。」

「玩?搵莊姑娘?」花花一蹦一跳地走過來。

「呢個Moving哥哥,你唔好同佢玩,跟住我,知唔知?」我摸摸花花的頭頂,她大笑著點了點頭。

「嘖。」Moving向我冷笑了一聲,就向車廂大叫:「各位小朋友,我哋出發返屋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