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8. 殺人

日期:2017-05-15

「轟!」從小到大,我都沒有跟人打過架,也沒有被人打過,此刻當胖男一拳打在我臉頰時,我終於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腦袋好像在頭骨內猛烈震動一樣,眼前的景物恍動著,有那麼一刻我竟然感覺不到痛楚,只知我的眼珠在無意地轉動。

我唯一意識到的是,我要用力捉住胖男拿著玻璃瓶的手,我要用力地不讓自己死去,我要照顧花花。

突然,我感到手中的萬用刀被他拿走了,如果他用刀刺我,我是必死無疑。

「呀!」一聲慘叫在車廂中回蕩,但卻不是由我發出的。

我感到胖男甩開了我的手,與此同時,一聲慘叫又再傳來。

我一陣暈眩的跌倒了在地上,「蓬!」我竟見到胖男倒了下來,發出一聲巨響。

四周寂靜一遍,我卻見到那另外的男人背著我,彎著腰用我的萬用刀不停刺向胖男的身體。

我沒有再看下去,躺在地上看著車廂頂部,不知過了多久,那個男人一臉緊張的出現在我面前看著我,他的嘴巴不停在動,但一丁點聲音都沒有。

我覺得我整個人被他搖動著,但那種感覺很不真實,我好像坐在4D影院那樣,椅子前後左右的在動,但眼前的4D畫面卻是無聲的默片來的。

「呀!」一陣刺痛從我拇指跟食指之間傳來,我不禁大叫了出來。

「喂!冇嘢下哇?」我的耳朵突然聽到他的聲音,我側頭看到他一手握著我的右手,一手在用力戳我的虎口位置。

「冇嘢。」我呆呆地答他。

他看來好像鬆了一口氣道:「起唔起到身呀?」

「嗯。」我用手撐著坐了起來,然後他拉了我一把,我便站了起來,也許是頭部被胖男重擊,我總是覺得身體好像不屬於我的一樣,有點難以控制。

這時,我看到地上的胖男,他的胸口插著我的萬用刀,血肉模糊的一遍。

「我……你……我……你殺咗人?」我結結巴巴地說。

「我殺嘅,我用你把刀殺嘅。」他一邊說一邊彎身把我的刀從胖男身上拔出,然後把刀塞回我手心。

「嗚呀!」我用力把刀丢在地上,說:「你想屈係我殺人呀?」

「屌!你係唔係路?我畀返把刀你咋,唔要就算!」他說罷把刀拾起摺好,然後袋進自己的褲袋。

我道:「不……不過我哋自衛殺人,唔怕啦可?」

「嘖!做乜唧你,好怕坐監咩?我坐過監,殺過人,咪又係好漢一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