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7. 打鬥

日期:2017-05-12

我嚇得下意識地蹲下身子,緊握著刀向前方,以防有甚麼人從車門走出來。

車廂中仍是嘈雜得很,似乎是有人在打鬥,究竟打鬥雙方是甚麼人?是穿制服的人和被捉的人?或是……?

過了半晌,我終於按捺不住站直身子從側面的車窗望望車廂中,我見到一個很胖的男人手上握著兩個破了的玻璃瓶在揮動,另外有兩個男人在前方想捉住他。

「三個都冇著制服嘅?幫拖都唔知幫邊個喎。」我心想。

就在我猶豫的時候,那胖男手上的玻璃瓶結實地插進了其中一個男人的肚子,那男人立即面露痛苦地倒下了。

「呀!」我忍不住叫了出來,難道跌出車門外那個男人,也是被胖男所傷?

當我驚叫時,那胖男剛好看到了在車窗外的我,令我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可是,他沒有理會我,而是飛快地伸手想揪著餘下的那個男人,但那男人身子一閃便躲開了。

那胖男像是瘋子一般繼續發狂亂揮手上的玻璃瓶,「嚓!」我好像聽到了這個聲音,玻璃瓶劃傷了那男人的臉,有幾滴鮮血濺到了我面前的車窗。

再這樣下去,那男人很有可能會被胖男殺掉,而且胖男已發現了我,他把那男人殺掉後,下一個目標會不會是我?

想到這裡,我趕忙跨過在地上的那具男屍,踏進了車廂。

我握著刀向胖男衝了過去,可是我轉念一想,我根本不知眼前這兩個人的關係,雖然胖男看似是殺人狂,但是我也不知他發狂背後的原因,如果我用刀去刺他,我會是錯傷好人嗎?

我手腕一扭,把刀峰向內,然後衝上前一把捉著那胖男的手。

「唔好打呀!冷靜啲!」我聲廝力竭地大叫著。

「吼!」那胖男咆哮著,說真的他的力氣真不少,以致我要用雙手才能握得住他持玻璃瓶的手。

這時那臉頰受傷的男人爬了起來,捉住了胖男的另一隻手:「你個癲佬,殺晒成車啲人!」

這時我才留意到車廂中一幕驚心動魄的場面--幾乎每排座位上,都有一,兩具淌著血的屍體。

小心!只聽見那男人驚呼了一聲,我見到胖男甩開了他的手,而且正要向我的臉揮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