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駛上屯門公路的一刻開始,我們都回不去了


5. PURE

日期:2017-05-10

我嚇得猛地向後一跌,剛好跌坐在後方的座位,而且還撞到旁邊窗口位的人:「哇!」他被我撞得慘叫了起來。

我回頭一看,是團中其中一個唐氏綜合症患者,他從睡夢中被我撞醒了,不停推著我大叫:「痛死我啦!痛死我啦!」

可是任憑他如何大力地推我,我的屁股還是緊貼在座位上,我感到自己全身都繃緊著,雙手無意識地用力地扶著前方椅背,眼睛瞪得老大跟前方漆黑中的眼睛對望著。

「你……你……邊個?」我竭力地從喉嚨發出聲音。

「痛死我啦!痛死我啦!」我後面的人還在叫著,可是我根本沒空理會他。

突然,我看到那雙眼睛莫名地流下眼淚,然後漆黑中的那個人慢慢懾手懾腳地站了起來,這時藉著窗外的燈光,我才看得清對方是誰。

我不禁大大地抒了一口氣,因為那人是一個看來跟我年紀相若、身形嬌小的少女,看樣子應該是不知哪個團中病者的家人。

我本來想大罵她把我嚇到,但見她梨花帶雨的,而且容貌娟好、身形嬌小,我本能地柔聲道:「你做咩匿喺張椅下面?冇事吖嘛?」

她的嘴巴微微張開,好像想說話卻又說不出來,她重重地呼吸著,令我也莫名地緊張起來。

「我……我係阿源,係花花阿哥,你呢?」我試探著問。

「我……我係Pure。」她輕聲地說。

「Pure?係……係名嚟架?」我知道這樣說很沒禮貌,但還是忍不住想確認一下。

她點了點頭,這個神態確是有點pure有點true。

我望了望車廂四周,雖然環境很昏暗,但是我仍隱若看到車廂中的人,除了我和Pure,其他都似乎是唐氏綜合症患者,即是說,陪他們一起來的家人、莊姑娘和旅遊巴士司機都不知所蹤。

「你知唔知其他人去晒邊?」我問Pure,從她受驚的表情,我可以推斷她應該知道甚麼。

她正想開口回答我,卻被花花的大叫聲打斷。

「哥哥!驚!返屋企!」花花踏著笨重的腳步跑向我,發出了不少聲響,以致其他人都逐漸醒來。

就在花花撲過來抱住了我的手臂時,其他醒來的人好像都察覺到眼前狀況有點不妥。

「好黑!」

「媽媽?媽媽?」敏敏又開始大叫。

「電筒!我識用電筒!」一個唐氏綜合症的男人大聲道,經他這麼提醒,我才想起可以使用手提電話的電筒照明。

我立即打開電筒,Pure也跟著照辦,車廂中即時光亮了一點。

這時我才看到一個十多歲的少女患者原來就在靠近我的座位,她被大家吵醒後即緊張地拉著Pure的衣袖,Pure旋即介紹說:「呢個係我細妹,小真。」

果然是好pure好true。

「嗯。」我不知所措地回應了她,環視四周,我看到每個人眼中都是驚慌,到底不見了的人去了哪裡?

「源哥哥,媽媽?媽媽?」敏敏哭著跑上來也抱住我的手臂,然後其他患者,包括較早前被我撞到嚷著痛的人,也在大聲哭著、尖叫著。

「敏敏,你媽咪……」我不知道如何回答,只知我必須要先安定他們的情緒。

「佢哋……佢哋匿埋咗,我哋而家玩捉迷藏!」Pure突然說。

「捉迷藏!」其他人都破涕為笑,一臉興奮。

「莊姑娘帶咗佢哋去匿埋,你哋而家要返埋位,乖乖坐低,靜靜地等夠鐘先可以落車搵佢地。」我配合著說,我著實需要時間想想下一步該做些甚麼。

「你哋都坐!乖乖地!」那提醒了我用電筒的男人用命令的語氣指了指我說。

花花拉著敏敏說:「我,敏敏,坐!」

Pure摸了摸小真的頭,柔聲道:「你跟花花同敏敏姐姐坐,家姐想同源哥哥坐。」

小真燦爛地笑著:「你哋,結婚。」說罷一蹦一跳地跟花花、敏敏三人擠到同一排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