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2. 列車

日期:2016-09-12

「嗯,我哋落返月台望下囉?」時叔也似乎都鎮定了下來。

「好,周圍行下,可能……可能會有見到職員呢!」我這樣說著,可是事實上,剛才我倆震耳欲聾的歌聲在車站迴盪著,也沒有引來任何其他人的話,這兒有第三者的可能性是頗低的。

不論如何,我們沿電梯往3、4號月台走,當我們站在月台時,仍可聽到上方大堂傳來的「格格」聲。

3、4號月台空無一人,我甚至大叫了起來:「有冇人呀?」

「有冇人呀?有冇人呀?」空盪的月台傳來我的回音。

「唉!」時叔突一股惱兒坐在月台的候車椅子上:「唔通今晚要喺度過夜?我平時就算半夜開工,一有時間就會WhatsApp 同我個衰婆講兩句,而家我冇晒聲氣,佢一定好擔心我,唔知佢有冇報警呢?」

「對唔住呀,時叔,我真係累咗你!」我內疚地說。

「咁又唔好咁講,你……」他突然靜了一來,疑惑地抬頭看我,然後過了半晌才道:「啲『格格』聲突然停咗。」

我皺起眉來仔細聽,果然,現在的彩虹站安靜得蚊子飛過都聽得見。

但,寧靜沒有持續很久,我身後突然「蓬」的一聲,時叔則瞪大眼睛,驚訝地看著我的後方。

我立即轉身一看,一輛列車正駛進備用的3號月台!

我心生一念,立即轉身追著車頭跑。

「喂?做乜呀?」時叔也站起來跟我跑。

「重使講?跑去車頭揾個車長囉!」

列車停了下來並打開了車門,不久我也跑到來,拼命拍打通往車長室的門:「車長!車長!」

而時叔則在月台透過幕門探頭探腦地張望車長室:「象仔呀!好似唔見有車長喎!點解……點解會冇人嘅?唔通有嗰味嘢?」

他面色慘白的轉過面來,但我旋即想起之前讀過的新聞,我道:「我諗起啦!可能地鐵喺度測試緊啲無人駕駛列車真係冇車長時,係唔係可運作正常。」

「有啲咁嘅事?」時叔的臉色稱為回復過來。

「係,信我,根本……根本唔係啲鬼怪事!」我裝作堅定,以安慰時叔。

「吔吔吔……」時叔突又乾笑起來,然後大聲唱:「如乘坐快車,但無人在駕駛,帶時叔象仔走,好快啲送我返屋企!」

我木口木面道:「最後嗰兩句咩教會?」

「吔吔吔……象仔呀,咁你估呢架車會去邊?」

「如果依網上所講,應該係返九龍灣車廠,到時應該有車廠職員幫我哋!」

但萬一如傳說所說,是接通了鬼門關,那我們又會怎樣?

我沒有把疑慮說出來,當然時叔也應會這樣想,但此刻我倆一個站在車廂中,一個站在月台,都裝作毫不擔心的模樣,試著用理性去面對眼前的狀況。

如果你是我們,你會上車,還是留在月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