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1. 被困

日期:2016-09-11

「象……象仔你睇唔睇到嗰三舊嘢自轉緊?」不知呆了多久後,時叔終於能開口問我。

「見到。」我竭力回答他,卻只說出了兩個字。

「不……不如你打電話報警揾人救我哋?」時叔道。

我沒有回答,卻幾乎是立即拿出手機按下第一個 9 字,可是才半秒間,當我按到第三個 9 字時,手機卻瞬間關掉了……

「屌!我掛住捉仆街芒,而家冇電!」我憤怒地說。

「用尿袋啦!你唔撚係冇下哇?」時叔緊張地問。

「我冇。」我漲紅了臉看著他,旋即又道:「一係你打囉!」

這回輪到他漲紅了臉,道:「我掛住落的士追你,冇拎電話……」

我感到自己漲紅的臉瞬間變的慘白,我勉強把自己的頸項轉回面向那三個「跳舞的肥婆」。

「格格、格格」,它們繼續在轉著。

「吔吔吔……」時叔突然乾笑起來,然後以極奇怪的音調大聲唱:「彩虹村有個地鐵站,有三個肥婆在轉圈!在轉圈!你又轉,佢又轉……」

「咩教會?唔啱音喎!」我禁不住打斷了他,事實上我知道,他和我,都在竭力地裝作沒事般,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吔吔吔……象仔,我哋行去望下啦!」他又乾笑著。

「好……」我邊說邊深深吸了一口氣,我們還有其他選擇嗎?

我們走前拍卡入了閘內,現在我們距離那三個「跳舞的肥婆」更近了。

「喂,一齊唱吖!」時叔小聲道。

「哦。」我沒主意地回應了他,然後有一句沒一句地跟著他唱:「唏!彩虹村有個地鐵站,有三個肥婆在轉圈!在轉圈!你又轉,佢又轉,終於到咗月台!」

我們一步一步走過去,歌聲也愈唱愈大聲。

人真是很奇怪,當感到驚慌時,大叫或是從喉嚨發出大聲響,竟能令心情平伏不少。

此刻我倆站在地鐵站內大聲唱歌,如果是平常的時間,該會被當作是醉酒漢吧?事實上,這時我恨不得有另一個人出現,例如是一個地鐵職員,他把我們當瘋子也好,只要打開閘子放我們出去就行。

事與願違,這個車站似乎就只有我倆,而眼前的三個「跳舞的肥婆」則仍一直在轉,當看久了、習慣了,其實三件會轉動的藝術品並不真的十分恐怖,至少它們沒有變成怪獸、喪屍之類襲擊我們;也許,這三件藝術品本來就是會定時轉動的,只是我們不知道、沒見過而已。

我是這樣試圖用理性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