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眼故】雞蛋與高牆


31. 反駁

日期:2016-10-01

在我腦海中突閃過父親的說話,他叫我小心身邊的人,他口中的人會是黃律師嗎?雖然她是浩然的表妹,但她也是鬼國的人;鬼國人的奸詐、狡猾,我這陣子可是見識得夠了。

黃律師輕皺著眉看著我,道:「沒事吧?」

我說:「沒事,公司的事而已,把我解僱掉還打來問我問題。」


黃律師微笑了一下,道:「我是問你身體有沒有問題。」

我恍然大悟,道:「噢!我的確有點不舒服,要回酒店休息一下。」

黃律師聽罷合上了手提電腦,著緊地說:「我送你回去吧!」

我連忙揮一揮手,道:「不用不用!我打的就可以了!」


她說:「那好吧!我會把握時間,希望證明温女士作假證供,但你放心,我相信她的家境很值得同情,我會調查清楚,必要時向主審求情,讓她不至於惹上太多麻煩。」

我點了點頭:「是,一定不可以連累她。」

「好吧!你快回酒店休息。」她說。

別過黃律師後,我急急打的回到酒店,在大堂果然見到蘇如花。

她快步走了過來:「咁耐架!」

「點解你知我住呢間酒店嘅?」我問。

她環顧了四周半晌,才道:「上房先,呢度唔方便。」


見她一臉認真,我只好隨她的意思,把她帶到酒店房間去。

甫進了房間,我再次嚴肅地,一字一句地質問她:「你點解會嚟?點解知我住呢度?」
 

蘇如花噘著嘴巴,道:「我……我唔知點講……我知你頭先單官司,嘉明大廈揾咗個姓温嘅替死鬼……」

「點解你會知?」我詫異地問。

她眼神有點閃縮,語調卻是十分倔強:「我知你或者你律師未必肯接受呢個結果,但無論如何,呢個結果對大家都係最好。」

「蘇如花!」我怒吼了一下,然後連珠炮發地道:「我唔知點解你會知咁多嘢!我同黃律師好辛苦先行到呢度,我哋所針對嘅唔係嘉明大廈,唔係要咩賠償,我哋要嘅係真相!要嘅係一個公道!有問題嘅根本就係劉喜紙廠,恃住有秘書長劉農撐腰,串通埋衛生局,重有姓何嗰個主審……」

我話未說完,卻見蘇如花滿眼通紅,她見我停下了說話,便說:「你哋唔會贏架!而且……而且你話要爭返個公道,唔通你同黃律師揾鬼國醫生整份假報告,咁又公道咩?」

這件事是我跟蘇如花說的,想不到此刻卻成了她反駁我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