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30. 相約

日期:2016-09-30

聽著黃律師對温女士的提問,我的心情自是十分緊張,不知是否精神過於繃緊,還是身體太虛弱,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轉,迷糊間,我聽到黃律師向主審申請休庭再審。

我感到自己被扶著到了一個房間,到我稍清醒過來時,我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辦公椅連成的臨時睡床上,而黃律師則在我身邊著急地打著電腦。

我用手撐著慢慢坐起來,黃律師見狀瞄了我一眼,卻又立即敲打著電腦。

我嘆了口氣道:「黃律師。」

「嗯?你沒事吧?」她終於轉過來看一看我,手卻沒有離開鍵盤。

我看了看她電腦的屏幕,道:「你想證實温女士是因為收了嘉明大廈管理公司的利益,而把責任一力承擔?」
 

「是的。」

「黃律師,不如算了?温女士也很可憐,如果證實她收了管理公司的錢,她也是妨礙司法公正,也會有麻煩吧?」

「阿達,我始終不相信問題是在衛生紙的放置地點,怎可能會沾上這麼高濃度的甲醛呢?我一定要找專家去證實這點,而且,我也會在庭上公開那短片。」


「在庭上……公開?」我瞪大了雙眼,整個人清醒過來。

「對,我……」她話未說完,我的手機響起了「叮」的一聲。

我往屏幕一看,竟然是蘇如花傳來的WhatsApp。

我不打算理會她,此刻的我,實在沒有心思去開展一段感情關係。

我道:「黃律師,你剛才說到哪兒?」

「我打算在庭上……」

她還未說話,我的手機震動著發出了「滋滋」的聲音。

是蘇如花。

我猶豫著要不要接,黃律師問:「有事嗎?」


我望一望她,又望一望屏幕,最後還是接了。

「蘇如花。」我如常對著電話另一端叫她的全名。

「阿達,你而家係唔係喺法院,同律師一齊?」蘇如花問。

「係。」我冷漠地回答。

「我而家喺你住嘅酒店大堂,你過嚟,我有嘢同你講。」

她跟著我來了鬼國?

「蘇如花,我唔想……」我遲疑著應如何說。

她卻連珠炮發地說:「我唔係想講我同你之間嘅事,係關於你單case。你唔好同任何人講,包括唔好同個律師講,你而家就嚟見我。」

我錯愕地回應了一句「嗯。」然後,她便急急地掛了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