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29. 温女士

日期:2016-09-29

黃律師臉上的詫異只是一閃而過,很快她就收拾好情緒,站起來向那温女士提問。

「温女士,請你叙述一下上級曾如何指示你不要把衛生紙放到新上漆的儲物室?」


「上級曾口頭跟我說,也曾發通告通知。」

「你是清楚了解這個指示?」

 

「是的。」


「放進儲物室的衛生紙是有獨立膠袋包裝的嗎?」


「有的。」


「你認為甲醛會透過膠袋大量沾在衛生紙上?」


「我……我怎麼知道?」她疑惑地說。

「那你認為發生這件事,是你一個人的責任?」


她大力地點了點頭:「是!跟其他人無關,我願意被解僱,以向陳阿達先生交代。」


黃律師抿了抿嘴唇,道:「温女士,你家中的經濟環境如何?」


沒待温女士回答,嘉明大廈的律師就說:「反對!反對控方律師提出不相關的問題!」


黃律師緊接著說:「主審,我所問的問題絕對與案情有關。」

主審點了點頭:「温女士請回答。」


温女士遲疑地望了對方律師一眼,然後結結巴巴地說:「我家……我家就是我和一個孫子。」

「孫子?那你的老伴和兒女呢?」黃律師問。

温女士稍低著頭:「都走了。」

 

「甚麼是『走了』?」

「都死了。」她一臉哀傷。

「那温女士你今年甚麼年紀?孫子又甚麼年紀?」


「我……」她又望了對方律師一眼才道:「我今年七十三了,孫子……孫子十二歲。」

「孫子有上學嗎?」


「有的,我多辛苦都會讓他有書讀。」


「那你現在七十三歲,你身子可好?」黃律師柔聲問。

温女士輕嘆了口氣:「心臟不太好。」


「你孫子現才十二歲,你這麼注重他的教育,你有沒有想過萬一自己有天逝世,孫子的路該如何走?」


温女士垂下頭良久,才慢慢地道:「那……那也沒法子的。」

黃律師稍站直了身子,道:「嘉明大廈有幫助你吧?」


温女士抬起頭,一臉緊張地大叫:「沒有!所有事情是我一人的責任!是我害苦了陳阿達先生!我願意負責!」


黃律師道:「你不要這麼緊張,我意思是嘉明大廈的管理公司是好僱主,一定讓你有合理的薪金和充足的時間去照顧孫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