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28. 真相?

日期:2016-09-28

我收拾心情回家稍休息了一晚,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在家休息過後,我的體力似乎復原不少。

當第二天我乘坐的直通車抵達鬼國後,黃律師如常地在車站接我,然後她驅車載我直達了法院。

下車的時候,她滿有信心地對我說:「我有信心今天會成功!」

今天我仍是穿著唯一的那套西裝,我發現西裝已變得更寬鬆了。我勉力以虛弱的身軀坐在法庭,這次的主審是另一位,這對我們應是有利的吧?

黃律師站起來發言:「主審,上一次控告劉喜紙廠,對方以衛生局發出的報告,證明衛生紙沒有問題,雖然這個結果跟我方在外面化驗的結果相反,但既然對方指問題不在衛生紙,我有理由相信,導致衛生紙含超標甲醛的,當是其放置的地方,即是嘉明大廈的衛生間,或是放衛生紙的儲物房。
我的當事人陳阿達,不幸患上肛門癌,嘉明大廈並沒有為大廈使用者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現我方向被告申索500萬完賠償金。」

依黃律師的策略,嘉明大廈應會拒絕賠償,而且會提出證據,證明甲醛超標的問題不在嘉明大廈。

可是,接下來的狀況竟然並不是黃律師所預計那樣。

嘉明大廈的律師站起來發言,他是一個三十來歲的年輕律師,在他身上找不到劉喜紙廠那張律師的自信。

他像是無意識地整理了一下衣領,道:「我謹代表嘉明大廈,承認事情確由我方提供的衛生紙引起,經內部調查,發現是温姓女工擅作主張,把部分衛生紙放在新上油漆的一間儲物室內,大廈管理層已曾明確告知及出通告,禁止該儲物室放置衛生紙,然而温姓女工於無人知悉下作出此舉動,令衛生紙沾上甲醛。主審,請容許我方傳召温姓女士作供。」


徐徐步出的温姓女工,看來很瘦,比現在的我還要瘦,看來年紀已有七十歲,臉上掛著憂愁的表情。

那律師問她:「温女士,請問你的上級有否通知你不要放置衛生紙在新上漆的衛生間?」

温女士抿了抿嘴唇才慢慢道:「有。」

「你是否沒通知上級,擅作主張,把衛生紙存放在該儲物室?」

温女士緩慢地點了點頭:「對。」

「那你認為發生此次不幸事件,責任是否在你?」

温女士緊抿著嘴唇,嘴唇輕輕顫抖著,似是藏著一種激動。過了良久,她才大力地點了點頭,淚珠如雨滾下臉頰:「對,我對不起陳阿達先生,這事兒跟上級,跟嘉明大廈無關!」

律師說:「謝謝温女士。主審,雖然嘉明大廈對陳阿達先生的事情沒有責任,但是我們仍願意撥出五千元,助陳阿達先生度過難關。同時,我方會解僱温女士,以確保以後不會發生同類事件。」

温女士在座位不停哭泣,而我整個人呆掉。

我望向黃律師的方向,她的臉上也滿是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