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10. 聲音

日期:2016-09-10

「唔撚係下哇?」時叔喃喃自語,當愈相處得多,愈難理解為何他當日說自己是個斯文的的士司機。

不過面對眼前牢牢關上的閘子,我也不禁說了一句:「今次真係仆街。」

我三步夾兩步的跑上樓梯,然後猛力拍打閘子,「轟轟轟!」閘子被我拍得發出巨響。

「有冇人呀!放我哋出嚟呀!」我大叫著。

「睇嚟冇人,去另一邊閘睇下啦!」時叔提議道。

於是我們急急跑下樓梯,跑遍每個出入口,可是結果都令我們失望--每道閘子都已關上,且任憑我們如何拍打,外面都沒有回應。

「啪……啪……」我無力地拍著最後檢查的閘子,同時疲累地叫著:「有冇人呀?人呀!畀個人我!」

「殊!」 時叔突然示意我安靜下來。

我回頭望他,他則一臉疑惑地說:「下面有聲呀!」

我安靜下來,的確,從車站大堂的方向,傳來了「格格」、「格格」的聲音。

「哦!我知啦!」時叔突然大聲說:「係電梯嘅聲!」

我不禁大力拍了自己的前額一下,然後小聲道:「如果係電梯,咁一向都有聲,唔會突然先有啦!」

「呀!你又啱!」他轉而也小聲說:「咁即係咩聲嚟?」

「我鬼知咩?落去睇下啦!」話未說完,我已輕手輕腳沿樓梯慢慢向下走,而時叔也在後面跟著走來。

愈往下走,那「格格」的聲音便愈大,可是仍不是那種震耳欲聾的聲量。

終於我們來到最後一級梯級,一致地看著整個車站大堂。

「冇人喎。」時叔喃喃自語。

「但真係有啲聲。」我也是不知在回答他,還是自言自語。

「係唔係好似傳說中咁,係嗰味嘢?」

「我上網睇過,根本有鬼單嘢係流。」我斜眼望了望他,卻見他定睛看著前方,眼睛和嘴巴都張得老大。

「格格格格」,這聲音不是剛才的「格格」聲,而是從時叔的喉嚨發出的,他看來似是十分震驚。

我下意識地向他張望的方向看過去,是大堂中央那三個「跳舞的肥婆」。

因為這三個雕像都是全黑色的,加上本身在任何角度看,都是圓呼呼的形狀,是以剛才我根本沒有留意到它們的異樣。

現在我幾乎就可以肯定,「格格」聲是在它們身上發出的,而我的喉嚨也像時叔一樣,想說話卻只發出了 「格格」聲。

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