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26. 無辜?

日期:2016-09-26

我撐著坐了起來,看著阿基,內心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阿基從口袋拿出了一封信給我,結結巴巴地說:「老闆話想你簽咗佢。」

我想我大約也知道在發生甚麼事了,我慢慢撕開信封,是一封辭職信,上面只欠我的簽名而已。

我拿著信望著阿基,嘴巴卻說不出一句話來。

「我都唔想,老闆話要……你請咗假佢又唔肯請替工,要我哋幾個做埋你嗰份……」

「吓?你哋都唔係做會計啲嘢嘅……」

「咪就係,所以啲嘢搞唔掂,條白痴老闆話一係我哋搞掂佢,一係就畀呢封辭職信你簽,等佢請過個。」

我凝視著辭職信半晌,又看一看阿基。


「即係你都覺得我應簽咗佢,等你哋份工好做啲?」

阿基一臉尷尬,說:「阿達,我唔係咁意思。」


我苦笑了一下:「講笑啫!我都明白嘅。」我邊說邊在辭職信上簽了名。

阿基嘆了口氣,一臉認真地道:「對唔住,阿達。」


我笑著拍了一拍他的肩膊,內心卻一陣苦澀。

我突然沒法了解,甚麼是公平。我生病非我自己能控制,我被辭職是很無辜;然而我的老闆也是很無辜,畢竟會計這種工作是很難隨便請一個臨時工去處理的;於是,老闆把責任推到其他同事身上,他們也很無辜。由我的無辜,連累到其他人也無辜被困擾,那是我萬萬不願的。

黃律師在鬼國找了個醫生,證明我的病百分之百來自劉喜紙廠的廁紙,我心裡明白這份報告是造假的,那麼劉喜紙廠會是無辜的嗎?但如果問題的確是在劉喜紙廠,那迫不得已下用造假的手段去令對方入罪,這又是否正確?

我被一連串的問題所困擾,在阿基離開後,我合上眼躺在床上,過了一會,一把聲音卻叫醒了我:「阿達!阿達!」

我張開眼,是父親,他站在我床邊。

「老豆,咩事呀?」我惺忪著回應他。

「你又揾借口畀自己退縮呀?」

「你講咩呀?」我擦著眼不解地問。

「諗埋啲咩無辜唔無辜,係唔係又想放棄呀?」

「冇啲咁嘅事!」事實上,我剛才真的在考慮著這官司打下去是不是正確。

「唔好諗咁多啦!要堅持落去,不過小心啲身邊嘅人。」父親皺了皺眉。

「咩身邊嘅人?你講阿基?封辭職信我簽咗啦!」

「懵仔,我唔係講阿基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