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屎眼故】雞蛋與高牆


25. 阿基

日期:2016-09-25

她沒有把話說完,可是我也不願意繼續看下去,我立即回覆她說:「你唔好講,我係病人,你係護士。」

「咁……我以護士嘅身份要求你好好養病。」

「蘇如花,我唔知我會唔會好得返,我年紀大你好多。」

我的訊息旁顯示著雙藍剔,可是我呆望著屏幕五分鐘,她都沒有回覆。

縱然心裡有點失望,可是我知道這種失望是不應該的。

我放下電話想到洗手間去梳洗,可是我甫踏入洗手間,電話便響起了「叮」的一聲。

我幾乎是小跑兩步的去拿起手機,果然是蘇如花的訊息:「我想而家嚟見你,可以嗎?」

這次反倒是我猶豫著不知要如何回覆。

「講完想講嘅事我會走。」她又發來了這個訊息。

我關掉了電話屏幕,動身去了梳洗。

第二天中午,我已身在醫院,準備接受第二次化療。

蘇如花走進了病房,我合上眼裝作睡覺。

「陳阿達。」她輕聲地叫我,我卻沒有回應。

「有啲嘢想同你講呀,陳阿達。」她壓低聲線說。

我仍是合著眼,她又說:「食藥啦!」


「沙沙沙」。仿佛是搖動藥杯時,藥丸撞向膠杯所發出的聲音。

「食藥啦!」她又說。

我無奈睜開雙眼,斜眼看看她,她手上正用膠鉗子敲打著一個膠杯,裡面沒有任何藥丸。

她淘氣地說:「你始終都要聽我講。」

「唔。」我用鼻音回應她。

「你唔好再打官司啦,又嘥錢又嘥時間。」她說。

這時,一把男聲叫我:「阿達。」

我回頭望去,是我的同事阿基。

「喂,死仔,咁耐先再嚟探我。」我說且立即把整個身子轉向他,蘇如花見狀,一臉沒趣地轉身離開了病房。

「喂,點呀你?」阿基一屁股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這時我才看到他的樣子十分疲累。

「你做咩個樣重殘過我,公司好忙咩?」我問。

「嗯,今次嚟,其實係……」阿基突然面有難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