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23. 竊聽

日期:2016-09-23

「阿達!」太好了!果真是黃律師的聲音!

「黃律師!你沒事吧?你現在哪兒?」

「我沒事!我在自己家中。你今天這來一趟好嗎?我想跟你談談審訊的事。」

 

「好!我現在立即動身過來。」


我掛線後執拾了數件衣服,當要把手機放進背包時,我自然地打開了蘇如花的WhatsApp,告訴她現在的情況。

「小心啲,總之唔好再惹嗰個主審同律師,好嘛?」她說。

我回了一個微笑的表情。


「應承我!」她在句子後面加了個漲紅了臉的憤怒表情。

「好啦。」我不知我這個回應是不是真的。

我頂著疲累的身軀又回到鬼國,依黃律師提供的地址來到她的家。

她住在一個新建設的小區,我上到她位於十八樓的家時,不知怎的總覺得有人在看著我。

「叮噹。」大門瞬間隨著門鐘聲而打開,面前的黃律師一身便服,就像我初次見她時一樣,可是她臉上明顯地帶著憔悴。

「阿達!」她竟然撲在我懷中,雙肩顫抖著。

「黃律師,沒事了,不要這樣。」我輕拍了拍她的肩膊。

她抹乾了眼淚,迎了我進屋內。

我坐在梳化,她從廚房端出一杯茶,而奇怪的是,碟子上有一張字條。

「請用茶。」她請我用茶,手卻指了指字條。

我輕手輕腳把字條翻開,上面寫著:「有竊聽器。」

我訝異地看她,她點了點頭,然後拿出一本小本子在寫著甚麼,同時開口說:「關於你的案子,我提議還是去控告嘉明大廈吧,劉喜紙廠那邊也是無辜的,也許是嘉明大廈放置衛生紙的地方出了問題。」

當她說完時,她把本子面向我讓我看到:「我會想辦法上訴的。」

我搖了搖頭,內心想起蘇如花的忠告,說:「好,我們去控告嘉明大廈吧!」

黃律師錯愕地看著我,她的手指猛指著本子上的字,生怕我看不到的樣子。

我再搖了搖頭:「我不想你再出事了,告嘉明大廈也好,也許真的是他們放置衛生紙的方法出了問題;我想通了,嘉明大廈確有責任提供安全的環境予使用者,就像香港那些商廈,如地上濕滑又沒放告示,路人滑倒受傷的話,也是可以索償的。」

黃律師著急地在本子上書寫,然後遞給我看:「你不是說要找出始作俑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