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22. 刪除

日期:2016-09-22

「係!電話入面個男人叫我揾你delete條短片,到底係咩短片?」浩然連珠炮發地說。

「你未睇?」我問。

「未,咩片?」

浩然不知道電話中男人說的是甚麼短片,那即是短片未算完全散播開去,當下我做了一個不知對不對的決定,我只簡單地著浩然不要擔心,然後掛線後在短片的頁面按了「刪除」鍵。

我整個人攤軟在梳化上,我剛才的十數分鐘到底做了甚麼?我仿如按了核彈發射鍵,然後卻又千方百計把核彈送上無盡的外太空;我虛脫在梳化上,按手機回撥給剛才那個陌生男子,可是那邊卻沒有人接聽。

不知是因為化療後的身體變得虛弱,還是我確實是經歷得太多,迷迷糊糊間,我就在梳化上睡著了。

「叮!叮!叮!」第二天,手機急速的幾下響聲吵醒了我,陽光從窗戶灑了進來,我舒暢的感覺差點令我以為一切都是夢,以為自己的人生並沒有發生了甚麼大事,可是當我完全醒過來時,我的腦袋瞬間便被煩惱所纏繞。

我打開手機,原來是蘇如花的WhatsApp。

「你冇事吧?點解傾傾下唔見咗人?」

「我見條片唔見咗嘅?」

「你係唔係唔舒服?」

我微笑看著她的三個連環訊息,想起阿珠也曾這麼關心我。

我把昨晚發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訴蘇如花,她這樣回應:「咁個黃律師而家點?」

「我都唔知,我一陣會再打畀佢,希望可以聯絡到佢。」

「不如你都唔好再告紙廠,亦唔好再搞嗰個主審啦!我覺得好危險。」

「我而家最緊要想確保黃律師冇事先,我唔想連累佢。」

「你可唔可以應承我,照顧好自己身體先,就算黃律師出返嚟,都唔好再去搞咁多嘢啦。」

「嗯。」

我不置可否,雖然明白蘇如花是關心我的身體,可是我還是想為自己爭取一些甚麼。

我又再嘗試致電給黃律師,可是又再次失望。

我困惑得不知如何是好,短片我已刪除了,可是一整夜過後,仍沒有黃律師的消息,我是做錯了決定嗎? 或是我應上網把昨夜陌生男人的來電,和黃律師失蹤的事一一道出?這會令事情解決,或是會令事情更糟?

我煮了點稀粥一面吃,一面盤算著該做些甚麼,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響起,畫面顯示是黃律師!

我慌忙執起電話:「喂!黃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