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21. 被消失

日期:2016-09-21

我在鬼國休息了一晚,又風塵僕僕地回到了香港。

此刻我又身在殘舊的家中,呆坐在梳化看著手機播放張律師和主審在花叢後說話的片段。

我脫下口罩深深吸了口氣,香港的空氣始終好像自由點;在片段播放了十多次之後,我終於按下「上傅」的按鈕。

網絡世畀像一條高速公路,不消五分鐘,片段就在網絡上帶來了好一些留言。

「鬼國即係鬼國!」

「咁都得?咁審嚟都冇意思啦!」

「好黑暗!根本唔會贏!」

「不如醫好個病算啦!搞咁多嘢!明知唔會贏。」

「叮。」是蘇如花的WhatsApp :「阿達,那短片是你貼的嗎?」

「係,你都有睇?」我立即回覆她的訊息。

「嗯,真係估唔到咁黑暗。不過咁搞落去都好煩!」

「都係,不過係我喺鬼國個律師叫我咁做,我諗佢有把握上訴啩。」

「我擔心你身體,因為你好快就要接受第二次化療啦。」

她,在擔心我嗎?

當我想回覆她時,電話卻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喂。」一把冰冷的男人聲從對面傳來。

「邊位?」我回應道。

那邊沒有回應,我不禁再次:「喂。」

那邊的人終於再次開聲,他的聲調十分冰冷,卻為我帶來無比震撼。

「你最好立即刪除網上那影片,不然黃律師將永遠失蹤。」

「你是誰?黃律師在哪,喂?喂?」我緊張地大聲說。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照我說話做就可以。」

「喂?喂?」

「嘟……嘟……嘟……」對方已掛了線。

我急不及待致電給黃律師,可是她的電話已接不通。而她的WhatsApp最後上線時間是一小時前。

我著急地站起來,無意識地來回踱步,這時電話又響了起來,是浩然!

「喂,阿達!我表妹係唔係出咗事?我收到電話……」他緊張的聲線傳了過來。

「你都收到電話?」我驚訝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