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19. 敗訴

日期:2016-09-19

張律師耐心地等我說完,然後他一開口,說話便像是一把刺過來的利刀:「大家都聽到,陳阿達先生當日做過很多事,的士上會不會有任何物質例如香薰、座椅的物料等會引致癌症?生煎包又有沒有問題?這些全是值得懷疑,加上我方有證明衛生紙沒問題的化驗報告,本案根本沒有值的審訊下去的理由。」


我一時語塞,到黃律師說話時,明顯是處於下風,當最有力的化驗報告也可以被指是偽造,我們還可以怎樣?

我開始明白到黃律師早前為何跟我說控訴劉喜紙廠的勝算不高,現在我們不只是要對劉喜紙廠提出訴訟,面對的還有秘書長和他在官場中千絲萬縷的人脈;對比一份有衛生局蓋印的證明書,我的化驗報告算得上甚麼?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多麼的愚笨,好端端的醫病就好了,打甚麼官司都只是白花心機。

「本席宣判控方敗訴,劉喜紙廠無罪。」

當我在懊惱中驚醒過來時,我就只聽到主審的這句說話,然後是張律師一臉自信的離去。

「阿達!阿達!」黃律師把我從一臉茫然中喚醒。

「甚麼?」我呆望著她。

「我們上訴吧!」黃律師說。

「上訴?」

「對!我會想法子,你不要擔心。」她說,可是在她的眼中,卻是流露著一絲失望。

我沒有回答,她扶著我離開法庭,甫踏出大門時,一把討厭的聲音便迎了上來,是張律師。

「黃律師,你的表現真出色,可惜,薑是老的辣啊!」

黃律師瞪了他一眼,卻沒有回應。

「怎麼你會接這種官司呢?你明知贏不了的!真浪費我當日對你的教導啊!」張律師狡猾地笑著。

甚麼?當日的教導?他們是甚麼關係?

黃律師一把拉著我想離去,可是那張律師又擋在前面,一字一句說:「不要說我沒教你,我就教你最後一次,不要惹劉喜紙廠,你選另一個單位去提告吧!」

他說完嘴角上揚,便轉身離去了。

黃律師默不作聲,自顧自也向另一方向快步離去,我也只好在後面默默跟著。

「咯咯咯咯」,她大力地在大街上向前快步走,高跟鞋發出響亮的聲音。

我吃力地跟著她,急促的步伐讓我氣喘如牛。

不知過了多久,她猛地轉過身,一臉震驚的看著我:「對不起,我忘了你身體不好!你沒事吧?」

我疲累地指了指路邊的花槽:「去哪邊坐坐。」

她扶著我坐了下來,然後她突然開口說了一句:「他是我前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