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18. 審訊

日期:2016-09-18

第二天,我端坐在法庭內,這時我因穿著西裝,才發現自己比之前瘦了整整一圈。

「主審大人,我的當事人陳阿達在嘉明大廈上班,於2014年11月21日,他因腹瀉而使用該大廈的衛生間達十三次,期間都使用衛生間內的衛生紙清潔。而在回港後兩星期,即2014年12月5日,陳阿達因肛門疼痛及便血求醫,其後被證實患上急性肛門癌,現正接受化療。」黃律師在庭上振振有詞,她高舉一份文件說道:「我手上的是一份衛生紙化驗報告及醫生證明,證實我當事人的癌證,是由嘉明大廈所提供及由劉喜紙廠出產的衛生紙引起,衛生紙上不單含有一級致癌物甲醛,而且含量更有5千多ppm,比指甲油的甲醛含量超多7倍!」


黃律師把文件呈給主審,然後坐下。

劉喜紙廠所派出的律紙姓張,是一個約五十多歲的男人,他看來一副自信的表情,似乎勝券在握的樣子。

他緩媛地站起來:「主審大人,劉喜紙廠營運多年,出產品質一向有嚴密的監控,而且更通過國家衛生局的肯定。目前為止,國內並沒有任何人因使用劉喜紙廠的衛生紙而染病,我手上也是一份劉喜紙廠衛生紙的化驗報告,但結果與控方的報告相反,這份報告證實品質沒有任何問題,而且還有衛生局的蓋印。」張律師把文件遞了上去,然後雙手交疊著在前方,一副泰然地道:「反而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人想借病坑錢?」

我聽見他的說話,不禁怒火中燒,大叫著:「我怎麼坑你?劉喜的父親是劉農,是秘書長,要拿一份有衛生局蓋印的文件有何難?」

那張律師斜著眼看過來:「那你的意思是,秘書長使用自己的職權,公器私用幫自己的兒子嗎?這可是很大的指控啊!」

黃律師向我猛打眼色,要我不要作聲。

那張律師又道:「主審大人,我要求控方立即就剛才的言論道歉。」

那主審年紀和張律師相若,看來一副道貌岸然,他搖了搖頭道:「控方請立即道歉,以及不要作出沒證據的指控。」

黃律師立即站了起來:「我謹代表我方當事人鄭重致歉。」

張律師滿意地笑了起來:「我謹代表我方當事人接受控方道歉。不過,主審大人,我需要問控方當事人陳阿達幾個問題。」

主審點了點頭示意我坐到前方的欄內,那張律師立即轉了過來面向著我,嚴厲地說:「陳阿達,請你叙述一下2014年11月21日,你踏入鬼國的一刻,至離開鬼國,做過甚麼?」

我呆了一呆:「踏入鬼國的一刻,不就是辦入境,然後去嘉明大廈,之後我就腹瀉……」

「不是!」他打斷了我的話,道:「我要你每一個時刻都仔細道出,例如你是乘甚麼交通工具去辦公室,或吃了甚麼,有沒有遇過甚麼人等等。」

我一臉不耐煩,卻努力憶述當日的情況,從打的到辦公室,到下車後向嘉明大廈走去,然後買生煎包;以至在辦公室跟誰說過甚麼,然後因腹瀉吃了甚麼藥,都一一道出。

張律師一副胸有成竹的神態,說了一句令我十分錯愕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