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17. 再踏鬼國

日期:2016-09-17

法庭開審的日子,正好是我完成第一次化療的第二天,我向醫生請了幾天假,也和蘇如花說了。

在我執拾衣物出院那天,蘇如花再三提醒我:「你而家抵抗力好弱,記得要戴口罩,保持個人衛生清潔。」

「知道。」有人關心,總是好的。

「重有你要食新鮮嘅嘢,唔可以食煮完好耐嘅,最好唔好食蛋類、奶類……因為變壞嘅快速比較快,重有……」

「你咁後生就咁長氣嘅?」我笑了笑。

她皺著眉說:「因為啲病人成日唔聽話,最後都係麻煩到我哋。」

「即係你對個個病人都係咁?「我問。

她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說:「單官司有咩進展就WhatsApp講我知,重有如果你身體有咩特別狀況,都可以通知我。」

「哦。」我隨便回應她,心裡卻覺得,她對我好像特別好。

我提著衣物離開醫院,外面有著久違的陽光,我看看自己的手背,膚色似乎泛著一陣慘白,而我這時才注意到,手背根部以至手臂的毛髮,都已完全脫光了。

半小時後,的士在我所住的唐樓前停下,我慢慢下車,站在唐樓的樓梯前,我在想:「前面嘅路,重有好長。」

我深吸了一口氣,踏上第一級樓梯;我的體力確是比之前差了不少,但整體來說還是可以的。

我踏著緩慢的腳步,終於回到家。我立即走到洗手間清潔雙手,當我抬頭看著鏡中的自己,我不禁失笑了,戴著蘇如花送的漁夫帽子,加上我因化療而消失掉的鬚根,我確像一個幼稚園生。

「似幼稚園學生好吖!即係有赤子之心啦!赤子之心即係一個去求真嘅心。」父親的聲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我轉過身去看時,卻發現這間屋依舊是只有我一人。

「求真嘅心嗎?」我喃喃自語。

「叮」。是黃律師:「我幫你訂好酒店了,一會我在車站等你。」

我急忙執拾了幾件乾淨衣服,依然頂著那幼稚園生的漁夫帽,便出門去了。

我在往鬼國的車上昏昏欲睡,不知過了多久,一陣急速的「咯咯咯」聲傳來,我惺忪著不願醒來,過了一會,一把女聲緊張地叫我:「阿達!阿達!」

「邊個?」我猛地從睡夢中醒來,眼前的是一臉緊張的黃律師。

「我以為你死掉啦!每個乘客都下車了,你卻仍在車上,敲車窗喚你也沒有反應!」我連珠炮發地道。

「我……我睡著了而已。」我坐直了身子。

「你身子還可以吧?」她伸手去幫我拿行李。

「沒問題,我應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