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日去炒散搬貨,我執咗隻黑貓返屋企


3. 學生妹

日期:2017-03-07

一個麻甩佬抱住隻貓喺街行,行嚟又行去,行左又行右,都唔覺有咩疑似水手服戰士嘅人;不過,我竟然一啲都冇唔耐煩,因為咁樣抱住隻貓行,原來會有意外收穫。

「哇!隻貓貓好得意呀!」有班食完晏嘅青春學生妹衝過嚟。

「喵!」露娜係咁易應咗聲,然後斜睥咗我一眼,我知我知,佢叫我快啲帶佢走,佢唔鍾意畀人摸嚟摸去。

不過,望住可愛嘅學生妹,我梗係扮睇唔明露娜想點,我笑晒口話:「係呀!佢叫包青天,因為成舊炭咁黑,額頭又有月亮標記。」

「包青天?好特別呀!」班學生妹靠得更近,青春嘅氣息湧入我鼻哥窿再襲擊我腦下垂體。

但呢個時候,露娜突然條尾豎起咗,成個身弓起,把口發出啲「嗞嗞」聲……

「隻貓好惡呀!走啦!」班學生妹極速散去。

我呆望住露娜,佢又變返正常嘅樣,細細聲話:「行啦!我哋有緊要嘢做。」

我抱住佢行入後巷,費事有人見到我同隻貓講嘢,我同佢講:「露娜,吊頸都要唞下氣啦!況且咁揾法揾到幾時?有冇咩線索可以跟住去揾架?」

「其實我哋同戰士之間,係有緣份牽引,命運註定我哋會重遇嘅。」

「咁可能頭先班學生妹入面都有戰士呀!」

「唔會,如果我見到個戰士,我會感應到。唉,你揾一陣就冇耐性?我足足揾咗五年先揾到你呀!」

「你有揾我咩?你當時咪又係喺觀塘個倉度hea緊!」

「你……」露娜好嬲咁望住我,但好快又消咗氣咁話:「本來我都冇咩頭緒,不過揾到你之後,我有件事好懷疑。」

「咩?」

「你今世個名叫程滿月,可能正正係暗示咗你就係月光公主;而其他金、木、水、火、土嘅戰士,佢哋個名都可能有呢啲字眼。」

「金、木、水、火、土?」我覺得佢嘅講法幾有道理:「金,可能係姓金嘅人,但個名有木、水、火、土,似乎唔係咁多人有。」

「你你你快跪下,看我引弓千里箭……」我個手提電話響起,唔知露娜幾時幫我轉咗個咁趣緻嘅鈴聲。

「喂,阿滿呀!」係我老友阿强把聲:「今晚有酒樓炒散,爭個人你做唔做?」

「做呀!咁急嘅今次?」

「妖,本身我另一老友阿水再揾咗個人,嗰條友話病咗甩底,而家得返我同阿水咋!」

「阿水?」我碌大咗對眼。

「係呀!之前炒散你都見過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