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與高牆


13. 劉喜

日期:2016-09-13

黃律師的說話,也令我呆了一陣子才道:「既然追究,當然是找出始作俑者。」

「阿達,我不是沒有想過的,但那勝算很低。」黃律師皺著眉說。

我像步驚雲那樣,雙手緊合放在嘴邊,沉思了良久,才道:「我始終覺得要控訴衛生紙製造商,不然將來其他用這產品的人也會受害。」

她咬了一下嘴唇,道:「好吧!我們一同去面對困難吧!我會去調查這衛生紙製造商的資料,過幾天再跟你聯絡。」

「過幾天我要回醫院做化療了,未必能過來跟你談這件事,我們電話溝通吧!」

「好的。」

就這樣別了她,我又從鬼國回到了香港。

往後幾天都未有黃律師的消息,就在我執拾好用品,乘車去醫院的那個早上,我終於收到她的來電。

她的聲音聽起來有點沉重:「阿達,我查到了。」

 

「嗯。」

「那衛生紙是由劉喜紙廠製造的,而這紙廠的老闆正是叫劉喜,他是國家秘書長劉農的兒子。」她把資料娓娓道來。

「嗯。」我在往醫院的小巴上,耐心地等她說下去。

「如果要打呢場官司,就等於同秘書長打。」她說。

我抿著嘴道:「你意思係……嗯,如果你不想……」

可是我話未說完,她便打斷了我道:「我可以的,我非常想打這場官司。」

「好。」我短短地回答她,內心卻是激動無比。

「多謝你。」她說。

 

「多謝……我?」

「對的,我這星期會撰寫訴訟狀,你先好好接受治療吧!」

「嗯。」

我掛上了線,小巴也在此時來到醫院門前;辦好入院手續後,我又再卧在白色的病床上。

「陳生,晏少少醫生會見你,講解化療嘅程序。」蘇如花走到我的病床前說,可是我卻見她滿眼通紅,像是哭過的樣子。

「你……冇事吖嘛?」我問她。

「嗯,冇事。」可是她卻邊說邊留下眼淚。

「你唔好喊啦!」我有點不知所措。

她苦笑了一下:「我冇嘢,一陣見。」說罷便離開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