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屯門公園的咒樂


28. 姐妹

我聽到這裡就大致明白,是以我問小紅:「於是你哋成為咗佢好姐妹後,你哋就變成咗半人半章魚嘅……怪物?」

小紅眼眶冒出一泡淚,又開始把往事說出來。

原來她們三人想救嬸嬸,小鳳和媚媚又聽說可以懲罰那些負心的男人,便答應章魚說可以做牠的好姐妹。

章魚聽罷,顯得十分高興,便從嬸嬸屍體的嘴巴鑽了進去,雖然牠的身體龐大,但竟然都能整個進入了嬸嬸的體內。

眼前的情形雖然看來十分噁心,但是三人一心只想嬸嬸復活,也沒有其他想法了。

不久,嬸嬸果然張開了雙眼,然後精神奕奕地坐了起來道:「媚媚!你沒有事就好了!」

當下四人抱在一起大哭,嬸嬸突然變了聲調道:「今天起,我跟你們的嬸嬸共用一個身體。不過我見到嬸嬸本來壽命是八十歲,到那天時,嬸嬸的靈魂還是會死去,可是我也不能出來了,嬸嬸的身體就由我繼續使用。」

媚媚等人也淚流披面,深深相信章魚就是海神,嬸嬸是被海神救活,於是紛紛叩頭致謝。

然後,海神到海邊用手盛了一些海水,說:「你們要做我的好姐妹,來!快喝一口海水,你們都可以延長生命,追隨我左右。」

聽到這裡,我不禁生出疑問:「你哋有冇諗過,嬸嬸根本冇復活過?一切都係隻章魚假扮?」

小紅目瞪口呆地道:「我……我又真係冇諗過,我……我信大人唔會呃我哋。」

時叔嘆了口氣,又問:「隻嘢話延長生命,就延長咗成300年?」

小紅點點頭,我又禁不住問:「於是你哋飲完啲海水,就……就可以隨時將手腳變成觸手?」

小紅又點點頭道:「其實都幾好,至少變成咁之後,咁多年嚟,我哋都唔再畀人欺負,而且……媚媚同小鳳亦成功報復。」

「報復?咩意思?」我問。

小紅道:「我哋變成海神嘅好姐妹之後,就稱呼佢做『大人』,大人帶住我哋經水路游去唔同嘅村鎮,搵我哋老公嘅下落,我哋花咗半年先搵到佢哋,而小鳳同媚媚……」

牠愈說下去,聲音卻變得愈小,我不禁大聲問:「佢哋做咗啲乜?」

牠嘆了一口氣,繼續低聲道:「佢哋見到自己嘅老公已經同另一啲女人雙宿雙棲,嬲到殺晒佢哋。」

只見時叔面色蒼白,喉間又發出「格格」的怪聲,問:「咁……咁你老公呢?」

小紅連忙大力揮手,猛地搖頭:「冇!我冇殺佢!我更加求大人、小鳳、媚媚都放過佢哋!」

牠頓了一頓,帶著哭音說:「因為我真係唔捨得……」

時叔舒了一口氣道:「咁都好啲……」

我問:「佢哋報完復後,咁呢幾百年喺度做乜?」

小紅道:「佢哋真係好憎男人,不過男人有樣好處,就係面對美人,都控制唔到自己,為我哋大灑金錢,我哋咁多年嚟就係靠搵啲賤男人錢過活!」

「所以你哋就喺屯門公園唱歌,等啲男人畀錢?」我問。

牠點點頭。

「係咁,點解你哋要啲男人寫遺書再推佢哋人工湖?點解你哋要咁做?」我想起父親,情緒不禁激動起來。

小紅聽罷顯得十分驚訝:「你……你點知?」

我憤怒得整個人發抖:「我爸爸就係畀你哋殺死!」

小紅後退了幾步:「你唔係唔見銀包入公園搵,你係嚟查你爸爸嘅死!」

「冇錯,你係唔係要殺埋我?」我邊說邊按著那個載滿螞蟻的盒子。

「哼!好似你爸爸呢啲冇晒錢嘅男人固然抵死,而你呢個臭男人大話連篇,就更加唔死都冇用!」

時叔這時竟勇敢地攔了在我身前,關切地說:「小紅,唔好再錯落去,我唔想見到你錯落去,我會好心痛。」

我當下不只為時叔的勇敢而驚訝,也為他的虛偽而詫異。


屯門公園的咒樂


27. 海神

媚媚回望了小紅等三人,然後不發一聲就聳身一跳,身體直墮海中。

「媚媚!」眾人嚇得驚叫了起來,她們幾個都不諳泳術,但嬸嬸幾乎是沒有考慮就跟著跳下去,想把媚媚救起。

「嬸嬸!」小紅和小鳳只懂在海邊叫著救命,可是附近根本沒有人經過。

她們看著嬸嬸和媚媚二人快要沒頂,小鳳叫了一聲:「我來救你們!」說罷就想往下跳,可是海面卻突然刮起一陣大浪,令小鳳又猶豫了一下。

隨著大浪湧過來,嬸嬸被捲進了漩渦,媚媚卻被沖了上岸。

「媚媚!」小紅慌忙跪下來又拍又推著媚媚,過了良久,媚媚吐了一口水,才慢慢醒過來。

「小紅,你為何要救我?」媚媚虛弱地問。

小紅哭著道:「我沒有救你,是嬸嬸,但是她……」

媚媚皺了皺眉然後坐起來:「嬸嬸?」

她環顧四周,一臉迷茫:「我記起了,剛才在海中時,我好像見到嬸嬸拉住我,但她現在……」

小紅和小媚垂下頭抽泣,媚媚也意會到發生了甚麼事,卻一時沒法接受,過了良久才望著大海大哭起來。

可是就在她大哭時,海面又刮起了大浪,嬸嬸的身影突然浮出在海面,然後被沖了上岸。
「嬸嬸!」媚媚撲向前,可是嬸嬸面色蒼白,顯然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三個好姐妹圍著嬸嬸的屍首哭哭啼啼,媚媚更是自責不已。

突然,一把聲音在她們旁邊說:「真是可憐的女人啊!」

三人奇怪地對望了一看,確認不是對方說話,可是四周也沒有人,剛才的聲音哪裡來的呢?

「我在這裡呢!」突然,一個圓圓的頭從海中冒出來,較為近海的小紅即時尖叫了出來,因為她清楚看到,在說話的不是人,是一隻很大的章魚。

「妖怪啊!」媚媚也緊接著驚呼。

「我不是妖怪,是海神,是我救你的呢!」章魚說。

「海神?」小紅問。

小鳳想起剛才海中突然刮起大浪,然後媚媚就被沖上了岸,便大力地點頭:「對啊,剛才真是有一陣怪浪把媚媚帶回岸上呢!」

「真的?」媚媚問。

這時小紅也大力點頭:「對啊!我也看到!」

媚媚聽罷立即跪了下來,激動地道:「多謝海神!」

章魚慢慢走上岸,這時三人終於見到牠的全貌,確是跟章魚無異,但是體型卻是非常大,足有三個成年男人那麼大。

「不用謝,你們的事我都知道了,被那些男人欺負,真是太可憐。」

三人聽到牠竟然都知道她們的事,自然更確信牠就是海神。

媚媚仍跪在地上,哀求章魚道:「海神,你可不可以救救我嬸嬸?她是好人,她是因為救我才死的!」

章魚道:「不是不可以,但是……」

三人聽罷連聲道:「只要可以救回嬸嬸,我們做牛做馬都可以!」

章魚搖搖頭:「你嬸嬸已經死了,但靈魂仍在肉身內,只要我進入她的身體去喚醒她,她就可以復活。」

「那求海神你行個好心,幫幫她!」三人跪了下來。

「可是,我進去之後就沒法出來,我要跟她共用這個身體。」章魚說。

三人聽罷猶疑著,章魚說:「我也不是不想幫她,但是我在海中有很多隨從,一旦要以人類身份生活,即使我有永生的能力,卻只可以孤身一人。」牠頓了一頓,道:「想起來,要你們做牛做馬我也不忍心,不如你們做我的好姐妹吧?而且我有方法幫你們狠狠懲罰那些負心的男人!」

 


屯門公園的咒樂


26. 棄婦

原來小鳳也在一覺醒來時,發現她的丈夫已離開了家門,她打開衣箱,發現丈夫連衣服都拿走了;而且,他們習慣把銀兩放在衣箱頂部,小鳳稍看一眼,驚覺所有銀兩都不見了。

她立即跑到媚媚家大力拍門,媚媚才半睡半醒地醒來,打開門的一剎,小鳳立即就見到媚媚只有一人在家,便緊張地問:「你家老爺不在?」

媚媚剛才一直以為老爺就在床上熟睡中,此刻才留意整間屋就只有自己一個。

小鳳連忙把自己的遭遇告訴媚媚,然後媚媚也發現,丈夫的衣物和家財都不見了!而當小紅來到,她們就知道她的情況也時一樣。

她們在家門前哭哭啼啼的,實在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媚媚的嬸嬸聽見其他村民所說,便過來看望她們。

「男人的心走了,叫也叫不回呢!」嬸嬸悲傷地說。

本來這一句悲觀的說話,就是要她們都認命,可是不合為何,反而令媚媚更不甘心,猛地站起

嚷:「我要找他們!」

「你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小紅問。

「你真笨,他們一定是去了妓院!」媚媚說。

小鳳聽罷,也立即站了起來道:「你說得對!」

小鳳和媚媚立即動身,往妓院方向走去,小紅和嬸嬸也緊跟在後,小紅卻還是不解地問:「他們要把銀兩都拿去光顧妓院嗎?要這麼昂貴嗎?」

媚媚也沒有回頭看她一眼,只是一邊快步走一邊道:「去到就知道了!」

她們一行四人終於來到妓院,可是甫走到門前,就被兩個大漢攔了下來,說不歡迎她們。

「為甚麼不歡迎我們?」媚媚大聲問。

大漢笑了笑:「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怎會歡迎女客?」

媚媚又道:「我們來找我家老爺,難道也要你批准?這一定是黑店!」

兩個大漢瞪了她一眼,也懶得理她,只是說繼續用身體攔住大門,道:「不准就是不准,回家等你們的男人吧!」

嬸嬸這時從衣袖裡拿出幾文錢,邊想塞到大漢手中邊說:「就通容一下,求求你!」

大漢一手拿了錢,另一手卻大力把嬸嬸推倒在地上。

「你……」媚媚想罵她,但見到她魁梧的身型,最後還是把說話都吞進肚子裡去。

小紅、小鳳趕緊去扶起嬸嬸,這時有兩個男人從妓院走出來,在她們身邊經過。

兩個男人一高一矮,都是一身酒氣,高的那個道:「那個甚麼鄭放正……和他兩個朋友原來這麼富有嗎?怎麼突然就把小翠、環兒和絹兒都贖走了呢?」

矮的那個顯然酒氣更盛,腳步都不穩地走著,他說:「想不到我不能再見到絹兒啊!我聽見他們帶著三個美女去海邊坐船了,不知要去哪裡生活。」

高的那個就說:「算了吧!看不到絹兒,我們還有鈴兒、小香啊!」

兩個男人就這樣走遠,遺下小紅等四人呆若木雞地站在原處。

過了半晌,嬸嬸突然大力拍了媚媚一下,道:「站在這也沒用,我們快去海邊,看可不可以追上他們!」

她們三人才如夢初醒,跟著嬸嬸向海邊走去,一路上,她們都不禁哭了出來,尤其是古代的女人都出嫁從夫,哪個女人能接受被拋棄,而且丈夫還投進妓女的懷抱,把所有錢拿去跟妓女雙宿雙悽呢?

她們哭著跑著來到了海邊,但這兒空無一人,很明顯她們的枕邊人都已遠去,不會再回來。

三人蹲下來向著海水大聲痛哭,任嬸嬸怎樣以過來人身份去安慰也沒有作用。

媚媚看著自己滴進海水中的淚珠,心生出一個念頭。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