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鳥族少女


48. 結局

約瑪老師來到自己的家,幸好他的太太和子女都在屋頂避難,完全沒有受傷。鳥族們救了約瑪老師一家,又去救了法羅的兩個妻子,把他們都帶到了山高地上。

娜恩帶著鳥族在天空中盤旋,不停地拯救被洪水圍困的人。這時,他們來到本來的河邊,這時看來已變成了沼澤,莫馳大人的平房已經沒了頂。

娜恩說:「看,莫馳大人在木門上飄浮著!我們快去救人!」

只見莫馳大人衣衫盡濕,拼命地抓著木門,他腳部附近的水顏色怪怪的,鳴軒看到便說:「他腳部受傷了!流了很多血!」

莫馳大人的位置非常險要,大量的雜物隨著猛烈的洪水不停撞擊著他。

鳴軒著急地想衝下去,卻被同行的一位鳥族抓住了。

那位鳥族在第一次遊行時已有參加,又有一同做文宣,他拉住鳴軒說:「這個莫馳一直做盡所有事情傷害鳥族,路卡、柯谷一家都很大可能是他和他的手下下的毒手,你真的要救這個卑鄙的人嗎?」

「可是,我們鳥族可以見死不救嗎?」鳴軒問。

「這個人隻手遮天,他又可曾對鳥族仁慈?」

娜恩見他們爭持不下,又見莫馳大人愈來愈危險,已沒法思考太多,便俯衝下去想把他救起再算。

她拉住莫馳大人的手大叫:「我來幫助你!」

怎料他卻一手甩開:「我才不要卑賤的鳥族來救我,移開你的臭手!」

「你……」娜恩詫異地看著他說:「你這樣下去會死的!」

「哈哈哈哈……」莫馳大人突然發瘋般笑了起來,把本來緊拉著木門的手鬆開,翻身向後仰卧到洪水中。

「你……」娜恩驚叫起來,卻沒有再撲上前想救他。

「我要以人馬族的身份榮耀地死去,讓你們鳥族卑賤地活著,哈哈哈哈。」

這就是莫馳大人留下世上的最後一句話。

「看,即使我們想救,這種人也不會領情。」剛才拉著鳴軒的鳥族說。

鳴軒無言以對,但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他也只好繼續跟著娜恩,到處搜尋生還者。

他們一整晚忙得團團轉,拯救了不少人,卻也看到不少流逝的生命,整個旗他國的內內外外都己破爛不堪。

同一時間,修禾國王和一些人馬族侍衛都躲進了皇宮最高的建築物中,但洪水已沒滲進了建築物的地板。

「快,快把把水盛到外面去!」修禾國王大聲叱喝著。

那些人馬族侍衛手忙腳亂地用勺子、桶子把水盛到外面,其中有一個因為太疲累而手腳稍為慢了,修禾國王便怒不可遏地拔出配劍,衝上前一劍刺在他的頸上。

鮮血流在地上的洪水中,變成了污濁的褐色,有幾個守衛錯愕地看著同伴的屍體,修王國王不屑地叫罵:「廢物!你們人馬族都是精銳部隊,我幫你們消滅了這個次貨,你們該感激我!」

守衛們又再努力地把水潑向外面,可是任憑他們如何努力,水還是愈來愈深。

「廢物!全是廢物!你們是如何保護一國之君的?」修禾國王咆吼著。

這時,其中一個人馬族守衛瞪了他一眼,大聲說:「要你這種廢人做一國之君,倒不如由我們人馬族擔任!」說罷他身手敏捷地拔出上劍,一劍刺在國王的胸口,這一個國從此無君。

其他人馬族見狀歡呼起來,殺死國王的守衛更說:「我們人馬族早就要求國王對所有鳥族趕盡殺絕,可惜他表面要裝成仁慈的國王,暗中又要我們心狠手辣,讓我們費了不少心神呢!不過以後不用怕了,以後就由人馬族操控所有事!」

這一個時刻正好被來到窗前的娜恩和鳴軒等鳥族看到,他們把所有情況自在眼裡,娜恩淡淡然地說:「對不起,這次我沒法救人。」

鳴軒點了點頭說:「走吧。」

他們再檢查了村落各處,在再找不到任何生還者的後,便回到了後山去。

過了四天,洪水終於慢慢退去,人們最終在沖毀了的皇宮中發現了大量人馬族的屍體。

娜恩看著一個如廢墟的國家,跟鳴軒說:「鳴軒,請你帶領大家,重建這個地方,創造一個大家都可以公平、自由地生活的國度。」

鳴軒搖搖頭:「不,我這刻最希望是在天空飛翔,去不同的地方旅行,探索人性和文化。」

「你不帶領我們,我們怎麼辦?」娜恩說。

這時,約瑪老師拍拍娜恩的肩膀道:「娜恩,你已有獨當一面的能力了,這個土地就交到你手上吧。」

娜恩說:「我?」

其他鳥族也點點頭:「娜恩你雖然年紀輕,但你的勇敢和善良,我們都看在眼裡,我們相信你。」

約瑪老師說:「你不用擔心,必要時我會幫助你的。」

娜恩低頭看著自己一雙手,然後緊握了拳頭,立下決心,要開創一個每人都享有人權與自由的未來,而這,將會是另一個充滿汗水的故事了。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鳥族少女


47. 毀滅

約瑪老師在又黑又因大雨而變得十分濕滑的山路上走著,地上的泥濘有好幾次令他幾乎跌了一跤,不過一路上,他都沒有遇到人馬族守衛,相信他們還未開始行動到鳥族的匿藏地。

他一步一步辛苦地來到鳴軒的家,見到鳴軒跟娜恩一臉憂傷地坐在涼亭中,雖然他有點不忍心把法羅的事告知,但為了鳥族的安全,確是不得不說。

他把在法羅家中遇見的事一一告訴了鳴軒和娜恩,鳴軒整個人變得更加萎靡不振,約瑪老師忍不住抽起了他的衣領,大聲喝罵他,希望他振作起來。

「鳴軒,現在最重要的,是帶領大家找另一個安身之所!法羅的二太太一定已把這個地點告訴了他的情夫,要快點帶大家走!」約瑪老師說。

鳴軒頹然地坐在雨中的地上說:「過去我不是一直帶領大家嗎?但是我甚麼都沒有爭取到,卻連累大家都沒有了家、沒有了生命、沒有了平淡的生活。」

約瑪老師萬分著急,他沒有理會鳴軒,轉身想向平房跑去,叫大家快點離開;不料,有人卻用雙手大力拉住了,他回頭一看,竟然看到眼神無比堅定的娜恩。

娜恩抿了抿嘴唇說:「我也是鳥族的一份子,我總不可以甚麼都讓鳴軒一個人承擔!」

鳴軒抬起頭,茫茫然看著娜恩,娜恩扯開雨衣,一雙早已長成的白色大翅膀,此刻在鳴軒眼中好像變得更為寬大。

娜恩拍動翅膀,在暴雨中緊定地說:「我們先離開這座山,向東面龐國的方向飛去,看看有沒有可以安身的偏遠之地,如果沒有的話,就由我去向龐國求助!」

約瑪老師點點頭:「你們要保重,安頓好後,請讓鴉兒給我捎執信,好讓我安心。」

娜恩答應後立即進平房,大聲說:「大家,快點起來,我們要走了!」

正當大家仍十分迷惘時,鴉兒、鴿兒突然著急地從空中飛來,邊下降邊大叫:「吖吖!」「咕咕!」

「出大事了!」鴉兒驚叫。

「是人馬族守衛要衝上山了嗎?」約瑪老師著急地問。

鴿兒似乎不明白他在說甚麼,搖搖頭:「不是,山下因暴雨形成了洪水,很多屋子都被水浸了一半!」

「甚麼?」約瑪老師說:「糟糕了,我要去找我的家人!」

娜恩立即說:「大家,現在山下水浸了,只有我們鳥族可以救那些平民百姓,我們快下去吧!」她不慌不忙地學著鳴軒在遊行時那樣指揮著:「現在下面有洪水,相信人馬族守衛暫時不會上來,所以未完全長出翅膀的人請留在這裡;已長出翅膀的,我們下去救人吧!」她轉身去向鳴軒說:「鳴軒,你留在這裡保護大家,可以嗎?」

鳴軒搖了搖頭:「對不起,我剛才太軟弱了,我要跟你一起下山去!」

娜恩說:「可是這裡……」

就在這時,娜恩的父親挺身說:「女兒,這裡交給父親吧!」

「還有我們呢!」鳴軒的父母也說。

娜恩的母親也有點尷尬地說:「雖然很多事我都不明白,可是現在情況已這麼壞了,我也一定會努力跟大家互相幫助的……女兒,我終於明白你已長大了,我以你為傲。」

「母親……」娜恩感動得熱淚凝腔,但仍強忍著淚水說:「各位,下山吧。」

眾鳥族不再避諱地拍動著翅膀飛下山去,有三位更是抓著約瑪老師帶他下山。

不消幾分鐘,他們已來到山下,原本的街道、石子路已全被洪水淹沒,那些只有一層的平房已幾乎不見了,人們慌亂地或在二樓、屋頂,又或是在水中划著,有些則坐在破爛的木門上無助地飄浮著。

雨勢沒有減下來的趨勢,反倒好像要愈下愈大,似乎要把旗它國滅掉一樣。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鳥族少女


46. 姦情

天空一直下著滂沱大雨,鳴軒一個人站在涼亭前的空地,看著大瓦缸中的小樹苗,又抬頭迎著如豆大的雨點,他的臉頰被雨打得十分刺痛,但怎樣也不及他的心痛。

他想起路卡,如果不是路卡燒毀了藥物,在遊行中大家遇險時,就不會有那麼多鳥族能飛到空中避過一劫,還能救走其他遊行的鳥族。他後悔對路卡的行為不置可否,他悔恨當日沒有支持他沒有跟他一同行動,如果路卡不是孤身一人做所有事,或許他就可以避免一死。

他想起鳴賀,這個弟弟一向想跟隨他的步伐,為鳥族的事出一分力,然後長出翅膀成為真正的鳥族,可是最後他卻捨棄了自己的生命。鳴軒想,自己也許根本不是弟弟的好榜樣,如果他沒有做這些事,弟弟也許就可以平淡安然地活下去。

他想起柯谷,這個本來對他的計劃滿有懷疑,最後卻萬分支持的中年鳥族,一次又一次是盡心幫助他、保護大家,最後卻落得如廝結居。鳴軒覺得自己欠了他太多。

他不知自己臉上的是眼淚還是雨水,他只知道自己很灰心很自責。

娜恩在遠處看到鳴軒,快步走了過來,她好像知道他在想甚麼,她拍了拍他的肩膀:「鳴軒,你知道嗎?我很感謝你的,你永遠是我第一次遇見時的那個漂亮的、發亮的鳴軒。」她頓了一頓說:「你沒有錯,請相信我。」

另一邊廂,約瑪老師勉強收拾心情下山,來到石子路法羅的家,他從窗戶看見屋內已沒有了燈光,但他仍輕敲了敲門,怎料,門卻原來沒有上鎖,他就這樣把門推開了。

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又怕驚動屋內的甚麼人,只好在黑暗中放輕腳步走著。可是由於他的腳上有馬蹄鐵,而屋內又太寂靜,仍是讓屋內的一些人注意到他。

那幾個人屏息靜氣地觀察著、聆聽著,直到約瑪老師來到他們所在的房間,他們在昏暗中意識到來者是他時,才安心地發出了微弱的「唔……唔……」聲。

約瑪老師一看,驚覺法羅的大太太和三太太都坐在地板上,手腳被縛著,口被布塞著。

他趕忙點亮了燈光,為她們鬆縛,她們二人立即大聲哭了起來,爬起來繞過約瑪老師,撲向了他身後的位置。

這時約瑪老師一轉身,才發現法羅躺了在地上,後腦有一大灘鮮血,雙眼張得老大,很明顯已沒有了氣息。

約瑪老師心情激動,他抖顫著聲音問:「是人馬族守衛做的?」

三太太搖搖頭,想把事情說出來,卻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大太太連忙說:「你不要激動,不要影響到肚中的寶寶。」她自己也是哭得天花亂墜,喘了很久才一字一句把事情說出。

原來法羅回到家中想看妻子們,同時拿一些資金,但他進屋子時卻發現三位妻子都不在家,便猜想她們是去市集購物了,便逕自到房間打開夾萬,就在這時,竟然有人從後用重物襲擊他的頭部。

而大太太和三太太剛好購物後進家門,聽到巨響便立即跑上房間察看,竟看到二太太手拿著重物,而法羅已倒在地上了。

大太太本能地想高聲呼救,卻被二太太撲上前按住了嘴巴,二人旋即在地上扭打作一團;而三太太在想幫忙時,也被人從後用布捂住了嘴巴,並用快速的動作五花大縛起來。

原來屋子內除了三個太太外,還有一個身穿制服的人馬族守衛。

守衛協助二太太把大太太縛起,大太太奮力地擠出了想睿的話:「好妹妹,你為甚麼幫助人馬族守衛,為甚麼害自己的丈夫?」

二太太表情有點得意,她伸手取了夾萬中的錢,然後輕吻了人馬族守衛,接著用布捂住了大太太的嘴巴。

「我受夠了法羅,他除了有錢外,還有甚麼用處?可是他竟然是卑賤的鳥族,把錢都拿去搞甚麼抗爭,那我不如拿錢跟我的情人享受生活吧!」二太太說:「你們放心,我不會傷害你們的,你們又不是鳥族。不過,你們也不用想去告發我們,沒有人可以把人馬族定罪的,我勸你們都可以找個人馬族守衛改嫁,會幸福得多呢!」

二人說罷在笑聲中就離去了。

約瑪老師聽得咬牙切齒,十分忿恨:「那些人馬族守衛,真是我族的恥辱!」

「嗚嗚……他們才走了沒多久,幸好你不是剛剛來到,不然如果那守衛知道你幫助鳥族,一定不會放過你的。」大太太說。

「糟糕!」約瑪老師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我聽娜恩說過,二太太曾跟法羅到過鳴軒的家!那麼人馬族守衛一定已知道鳥族躲藏在後山上!我要立即上山通知他們!」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