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屯門公園的咒樂


23. 小紅

小紅要不出手,但一出手可算是「快、狠、準」,只見牠的觸手在電光火石之間插向小鳳的鼻孔,然後本來緊緊捲著我的觸手就立即鬆開,害我狠狠地被摔了在地上。
而就在我從地上爬起來之際,小鳳也倒下在我身旁,嚇得我驚叫了一聲,因為此刻的小鳳不但像剛才媚媚死時般從鼻孔噴出紫氣,而且由於我是近距離地看著牠,牠的容貌也變得有點不一樣。
在我嚇得不知所措之際,我聽到小紅柔聲地說:「時哥哥,快啲起身先啦。」
我抬頭見到時叔一臉頭昏腦漲的樣子,靠著小紅站了起來。
我立即跑到時叔身邊扶著他,並問:「時叔,你冇事嘛?」
「咳咳咳……差啲死……」他大力地咳了幾聲,然後大聲地說。
「時哥哥……」小紅關切地看著時叔,但我卻下意識地把時叔拉往的的方向,並用戒備的眼神打量牠。
小紅見狀,難過地低下了頭,就在那瞬間,牠的觸手又變回了人類的四肢。
時叔皺了皺眉頭,輕輕移開了我扶著他的手,然後看著小紅誠懇地道:「小紅,多謝你救咗我哋,如果唔係你,我哋已經死咗。」
時叔真摯地看著小紅,不過這並不奇怪,因為小紅的確是我們得救命恩人,是以我也禮貌地道:「嗯,多謝你。」
小紅看看躺在地上的媚媚和小鳳,只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見狀即在時叔耳邊輕聲說:「此地不宜久留,同呢個小紅離得愈遠愈安全。」
時叔瞪了我一眼,竟然高聲道:「獅子山,你份人雖然同象仔一樣蠢,但係象仔就比你有良心得多!」
「時叔,你點可以……」我驚訝地看著他,卻被他打斷了說話。
「頭先聽小紅講,佢都係一個可憐人!而且救咗我哋,唔通你覺得佢會害我哋?」時叔正氣澟然地道。
我壓低聲音,幾乎不張開嘴巴地道:「但係佢係怪物……」
小紅抿了抿嘴唇,然後看著我道:「我都唔想係怪物,我本身都係人嚟……」
「你本身係人?」我想起牠們的觸手,不禁打了個冷顫。
時叔一臉關切地看著小紅,更用手扶了扶小紅的肩膀道:「到底你哋發生咗咩事?點解你哋會變成咁?」
看見時叔擔心的神態,我不禁懷疑他是不是被小紅迷住了,難道他真的愛上了小紅?
幸好時叔緊接著說:「話晒你救咗我哋,我哋有咩可以幫返你?」
本來我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但小紅聽罷竟然羞澀地道:「我……我只係想同時哥哥一齊。」
「吓?」我大叫了出來,而時叔也似乎不自覺地退後了兩步道:「咁……咁都要了解下你先,我唔係啲咁隨便嘅人。」
他雖然如此說,但我終於意識到時叔應真的只是感激小紅救命之恩,想為牠做些甚麼,而不是愛上了牠。
「時哥哥,你想了解我多啲?」
時叔誠懇地點點頭道:「係,我好想知你身上發生過咩事,令你變成咁?」
小紅聽罷突然淚眼汪汪,還未開始說話就啜泣起來。
本來我想起牠們的觸手也會覺得可怖,可是看見牠哭泣的樣子,我竟都不禁心生同情。
牠哭了很久,才抽著鼻子,一字一句地道:「時哥哥,其實我已經好老,已經346歲。」
我和時叔張大嘴巴,雖然之前從牠和小鳳的對話中,已知道牠們都已活了300多年,可是現在聽起來,仍是十分震驚。
小紅繼續道:「嗯……我出生時國泰民安,當時皇上愛民如子,我同老爺……即係老公,本來生活得好幸福。」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屯門公園的咒樂


22. 混戰

就在我要打開盒子時,小紅的四肢突然也變成了觸手,然後牠的下肢一把捲住了媚媚,另外一條觸手則直插進媚媚的鼻孔。
「啊!」媚媚發出一下慘叫,只見牠的鼻孔噴出一陣紫氣,然後不消一分鐘,牠抓著時叔的觸手就變得軟弱無力,不,正確來說,是牠的整個身體都軟了下來,然後伏了在地上,而同時,時叔也一聲驚叫中跌倒在地上。
「小紅,你……」在小鳳叫嚷期間,牠的四肢也變成了觸手。
我想過去扶起時叔一起逃跑,可是卻被小鳳的手擋住。
「小鳳,我……我……」小紅神情悲傷地看看媚媚,然後抿了抿下唇。
「小紅,你竟然為咗個臭男人殺咗媚媚?」小鳳突然咆哮起來。
甚麼?媚媚這樣被插插鼻孔就死了?還有牠說甚麼「為咗個臭男人」?「臭男人」就是時叔?那即是小紅牠對時叔……
「小鳳,你都知道我好掛住我老公,而時哥哥個樣真係好似佢,所以我……」小紅羞澀地凝望著時叔。
牠們的對話令我目瞪口呆,這樣真是出大事了!我終於搞清楚事情,就是小紅竟然對時叔一見鍾情,而且更為了「時哥哥」而殺死了同伴。
我瞄一瞄仍坐在地上的時叔,他聽完小紅的說話之後,面色比剛才被媚媚捉住時更鐵青。
但轉念一想,這不失為一件好事,至少我們甚麼都沒有做過,就已少了一個敵人。
時叔惶恐地看看我,我突然腦海中冒出了一個不知是好是壞的主意,我面向時叔指了指小紅,然後做了一個心形的手勢,繼而指了指時叔。
時叔由惶恐變成了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我,更慢慢地搖了搖頭,偷偷地做出一副想吐的表情。
我緊皺著眉頭,做了一個堅定的眼神,再用口形向他說了一聲:「加油!」
他似乎仍十分猶疑,就在這時,小鳳突然怒吼了一聲,觸手就向時叔揮過去。
「啊!」時叔驚叫著,但小鳳並沒有打到他,因為小紅正用觸手護住了他。
「小紅,你唔可以一錯再錯!我哋唔應該同男人講感情,一直以嚟,都係因為要嚟佢哋身上攞錢,我哋先會對佢哋好!」小鳳怒叫。
「唔係!小鳳,我哋曾經都享受過愛情,我哋唔係只係貪錢架!」小紅十分激動。
「醒下啦,嗰啲已經係300年前嘅事啦,由我哋老公拗棄我哋嗰日開始,我哋就唔會再有愛情!」小鳳似乎加大了觸手的力度,令小紅差點跌倒。
我可是愈聽愈糊塗,甚麼300年前?即是牠們不僅不是人類,而且還已經活了超過300年?
當我還在疑惑之際,小紅亦同時被小鳳推得跌在時叔前面,這時,時叔似乎終於想通了,他努力站起來並扶起小紅,關切地問:「小紅,你冇事嘛?」
小紅嫵媚地凝望時叔,輕聲地叫喚:「時哥哥……」
「哼!狗男女!」小鳳大喝一聲,用力把小紅推開,然後用觸手上的吸盤吸住了時叔的臉。
「小鳳!唔好呀!時哥哥會窒息架!」小紅大叫道。
時叔的雙腳不停掙扎,雙手則用力想拉開臉上的吸盤,我見狀立即跳起撲到小鳳背上,用力握緊牠的脖子。
「放開時叔呀!」我狂叫著,但不消半秒,我的怒叫就變成了慘叫,因為小鳳的另外兩條觸手把我整個人捲了起來,高舉在半空中。
現在時叔生死命懸一線,我又被緊緊抓著,這樣下去也必死無疑,而我們為一的生機就是小紅。
「小紅!時哥哥就嚟死啦!佢好愛你架!」我大叫。
本來跌在地上的小紅聽到我的呼喊後,猛地站了起來,撲向小鳳。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屯門公園的咒樂


21. 突變

我和時叔如坐針氈地坐在大涼亭旁的椅子,小紅彎身按了按音響,讓剛才的歌重新播放。
然後,牠們三個就扭著腰肢走到涼亭中心,開始著勁歌熱舞。
我們被迫觀賞這一幕噁心的演出,牠們的舞姿火辣,還不時掀起白色短裙露出內褲,令我們都幾乎要吐出來,更何況我們都清楚知道眼前是三隻有觸手告吸盤的怪物。
我抿著嘴唇,盡量不動嘴巴,輕聲地跟時叔說:「喂,咁我哋點呀?一直睇佢哋跳舞?」
時叔也壓低聲線道:「睇定啲先啦!」
只見小紅扭動臀部走近時叔,然後伸手輕撚他的耳朵,只見時叔整個人繃緊著,臉上卻強擠出一臉享受的神情,要是小紅真是一個大媽的話,話情形確實會令我放笑嘲笑,但是我此刻當然沒法笑得出來。
「時哥哥,我靚唔靚?」牠風騷地問。
「靚……好靚……」時叔瞇起雙眼回應。
我看著小紅一雙手在時叔身上遊走,在想如果牠的手突然變成觸手的話,時叔應立即就會沒命,是以我不禁伸手進了褲袋握著那個放滿了螞蟻的盒子。
「唉呀!靚仔哥哥,係唔係想畀利是?」媚媚的觀察力真強,牠邊說邊撲了過來。
「我……」我仍然握著盒子,道:「我未搵返銀包呀,唔好意思,不過時哥哥會畀利是架啦!」
牠聽罷立即變得木無表情,但不消一秒,又擠上了笑臉,別過臉去湊近時叔;與此同時,小鳳也走了過來,瘋狂地向時叔拋眉眼。
時叔在百忙中不忘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後從腰包取了幾張紙幣。
「多謝時哥哥!」媚媚一把奪去時叔手上的錢。
「啊!我呢?」小鳳大力擠進來,把小紅擠了出去。
時叔一臉苦惱,正想再從腰包拿錢出來之際,小紅突然撞進來按住了他的手,並回頭向小鳳、媚媚道:「你哋唔好咁過份啦!」
小鳳、媚媚看來非常錯愕,齊聲道:「小紅,你……」
「我……」小紅猶豫地看了看牠們,又重新看看時叔。
「啊,小紅,唔通你……」小鳳問。
媚媚大力搖動小紅的手:「你清醒啲,記住我哋要啲乜!」
「我……但係時哥哥佢……」小紅溫柔地說。
我和時叔根本不知道牠們在說甚麼,只知牠們只間似乎有一上矛盾發生了。
頃刻間,我們都沉默下來,但媚媚卻是一臉憤怒地看著低下頭的小紅,小鳳則是不停搖頭嘆氣。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我終於忍不住乾笑了幾聲道:「哈!哈!哈!不如三位美女再跳多隻舞,好索好正呀!」
「格格格……啊……係囉,我重有錢架,我再畀,人人有份!」時叔道。
「時哥哥,我哋之間唔好只係講錢。」小紅突然情深地看著時叔,時情果然變得非常不妥。
「小紅,你清醒啲啦!」小鳳大叫。
媚媚卻時語調冷漠地道:「係咁,冇辦法啦……」語音剛落,只見牠的手腳突然都變成了觸手。
雖時我和時叔早就看過牠們的真面目,但我們仍不禁驚叫了出來:「啊啊啊格格格啊啊啊格格格啊啊啊格格格啊啊啊格格格……」
媚媚瞬間就用右邊的觸手圍著了時叔的腰,把他整個人凌空抓起。
「啊!救命呀!」時叔不停掙扎,但明顯地沒法擺脫。
我見狀立即從褲袋取出那個盒子,正當我想打開盒子把螞蟻都放出來之際,竟然發生了一件令我震驚的事。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