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屯門公園的咒樂


31. 老婆婆

我們是蹲下來躲在半個人那麼高的花叢中,而當我回頭一看,進入眼前的是一襲長袍!

「哇!」我輕聲地驚呼了起來,繼而整個人向後翻,一屁股跌了在泥土上。

時叔雖然沒有叫出來,也是隨著「格格」聲跌坐在我旁邊,更弄丟了幾朵玫瑰花。

我們抬頭一看,一張滿佈皺紋的臉即垂下來看著我們。

眼前是一個老婆婆,滿頭白髮,雙眼也被皺紋擠得只餘一條線,即使環境有點昏暗,也看到她那乾枯的臉上長滿了老人斑,再看看她的嘴巴,牙齒更似乎都已脫落,一張嘴巴皺得像隻餃子,單從這張臉看來,這個老婆婆沒有一百也最少有九十歲,可是她為甚麼會在這裡的呢?

「格格格……你……你……你人定鬼?」時叔比我更早發問。

只見老婆婆抿了抿她那皺巴巴的嘴唇,看來有點尷尬地道:「我當然唔係鬼!」

聽見她這樣答,我卻沒有鬆懈下來,而是繼續問:「咁你……你唔係章魚嚟架可?」

不知為何,她聽見我的問題,突然眼泛出一點淚光,在昏暗中仍清晰可見,過了半晌她才邊迴避我的目光邊回答:「我唔係章魚,唔係妖怪,我係一個人,我只係一個普通嘅阿婆。」

我和時叔這才稍定下心神,站起來拍拍屁股上的泥土。

這時我才發現,老婆婆的背駝得很,致使她的身高就只有我半個人那麼高,而剛才她並沒有刻意地彎腰看我們,而是她的腰本來就彎得幾乎成了90度角。

她的身上穿著一件破破爛爛的長袖袍子,昏暗中看起來是灰褐色的。

「阿婆,點解你會喺呢個公園,你係唔係同我哋一樣半夜唔小心走咗入嚟?」時叔問,而我猜她可能是那些半夜在街頭拾荒的老人。

她聽見這問題又停頓了很久,才輕聲道:「我無家可歸。」

我們見狀,也不想問太多她的私事,反正我只想知道她剛才說「有方法」是甚麼意思,是以我問:「之前幾次喺身後同我哋講嘢嘅都係你?你可以幫到我哋?」

「嗯。」她點點頭,不知為何我突然覺得她這個「嗯」的語氣和點頭的動作有點似層相識。

她續說:「以我觀察,啲章魚唔只怕螞蟻,亦都怕爬蟲,所以佢哋一般都唔會走近爬蟲館,只要你哋去爬蟲館附近匿埋,隻大章魚就唔會咁閉搵到你哋。」

「但係咁樣匿落去都唔係辦法,呢個公園外圍都係紫霧,根本唔係我哋本來嚟嘅地方,我哋喺度又冇嘢食,就算隻章魚搵唔到我哋,我哋都會餓死……」時叔頓了一頓又道:「我……我好掛住老婆,好想返出去見佢……」

我垂下頭,想起阿晴。

老婆婆道:「我曾經偷聽到,啲章魚話等天光就要再掠啲男人嘅錢,所以我估……我估只要捱到天光,個公園就會變返正常,你哋就可以出返去。」

奇怪,這個老婆婆說話的語氣和用字一點都不像老人家。

正當我疑惑之際,時叔也提出了另一個疑點:「照你咁講,即係你都係第一晚喺呢個公園過夜?如果唔係,你應該經歷過呢個公園天光後嘅情形,點會係偷聽完再估估下?」

老婆婆聽罷整個人晃了晃,然後說:「我……我當然有試過日頭喺呢個公園啦!今朝重被呢個後生仔撞到,唔通……你唔記得?」她說時指了指我。

她這樣睿起,我終於想起來了,昨天下午我在看娜娜跟老伯跳舞時,突然有一陣想吐的感覺,然後一轉身就不小心地撞到一個老婆婆,原來那就是她,怪不得我總是看著她有點似層相職的感覺。

「嗯,記得。」我說。

她接著道:「我老懵懂,所以講得唔清唔楚,總之我帶你哋去爬蟲館嗰邊匿埋,等到天光就可以走。」

我跟時叔對看了一眼,都打算依老婆婆的指示做,反正我們也沒有其他方法,要是眼前這個老婆婆有甚麼詭計,我們或許都有能力擊敗她吧?

 

 


屯門公園的咒樂


30. 誰?

小紅情急地說:「唔係呀!唔係佢哋殺!」

「唔係佢哋做,咁即係你啦!」章魚用一張美少女的臉咬牙切齒地道。

「係……係佢哋兩個互相殘殺咋!」時叔靈機一觸道。

章魚皺了皺眉道:「互相殘殺?」

「係啊,大人,佢哋起咗爭執,於是就……」小紅也慌忙地說。

章魚默不作聲,卻重重地呼吸著,然後突然從白袍下伸出異常粗壯的觸手,牠的觸手比小紅牠們三個的都要粗要長,而且泛著一種紫色的怪異光線。

牠的觸手一把捲起了小紅,然後用力地緊纏著她的腰肢。

「呀!」小紅發出了慘烈的叫聲,同時,章魚也怒吼:「本來你對我講真話,我都重可以原諒你,估唔到你竟然夾埋啲臭男人呃我!」

章魚似乎沒有因為小鳳和媚媚的死而傷心,反而是因為小紅說慌而憤怒。

「大人!我……」小紅本來痛苦的叫喊慢慢變成了微弱的叫聲。

「獅子山,小……小紅佢就嚟死啦!」時叔壓低聲線緊張地說。

我抿了抿下唇,還未來得及回應,時叔又說:「不如我哋……我哋放啲螞蟻出嚟,睇下救唔救到小紅?」

「你真係想救小紅?而家隻章魚嬲到冇留意我哋,我……我覺得我哋應該趁機會快啲走!」我說。

「走?走去邊?而且小紅心地真係唔差,佢只係畀隻章魚利用……」

「時叔,你唔係對小紅動咗真情啩?佢始終係怪物嚟,死咗對大家都好!」我質疑著他。

「我哋唔可以咁冇良心……」

「你睇下隻章魚啲觸手幾粗,我哋唔夠打架啦!一定要走!」我堅決地說,卻突然聽到身後傳來一把聲音說:「係啦!快啲走!」

我的腳指頭冒上了一陣寒意,一直湧上我的頭頂,我僵硬地把臉轉去看時叔,只見他也是鐵青了臉,喉嚨間發出久違了的「格格格格」聲。

這也難怪,我們知道公園裡有三隻在湖邊殺人的妖怪,然後從小紅口中只聽見提及過「大人」這一個人物,亦即是我們眼前的章魚,我們都沒有預料公園中還有其他「人」,可是現在我們都卻清楚地聽見後方傳來的聲音。

小紅的臉色愈來愈差,牠的觸手也只能無力地作出最後掙扎。

「而家再唔走就嚟唔切!」身後又傳來了聲音。

這時我也管不了這麼多,也不敢回頭看是誰在跟我說話,見到旁邊的小路,就拉著時叔向那邊跑。

六神無主的時叔被我拉著,邊跑邊發出「格格」聲,漸漸掩蓋了那遠去的小紅的痛苦叫聲。

我們不知跑了多久,總之是盡能力跑到遠離剛才那涼亭的地方,才敢稍停下來,把身子擠進一堆玫瑰花叢裡躲起來。

時叔已沒有再發出「格格」聲,取而代之是我們二人因逃亡而發出的喘氣聲。

我們就這樣喘了好一會,過了良久,我才回過氣來道:「你頭先係唔係……都到有把聲叫我哋走?」

時叔點點頭道:「即係除咗隻章魚,重有其他怪物!」

「都唔一定係怪物,佢叫我哋快啲走,可能係想幫我哋?」我疑惑地問。

他聳聳肩道:「又可能係有陰謀?」

我揮了揮手示意我也不知道,然後遲疑地說:「咁我哋而家點算好?」

「唉,又冇辦法離開呢個公園,遲早會被隻章魚發現,唔通只可以喺度等死?」他悲傷地說:「我……我好掛住我老婆呀!」

突然,我的背部感到一陣寒意,一把聲音幽幽地飄了過來:「我有方法!」

「吁!」時叔嚇得大力地吸了一口氣,而這次我終於鼓起勇氣回頭查看。

 


屯門公園的咒樂


29. 大人

「時哥哥,你為我心痛?」小紅一眶淚眼望向時叔。

時叔點點頭:「你係一個可憐人,任何有血性嘅人聽到都會心痛。」他頓了一頓又道:「小紅,發生過嘅事已經冇法子改變,唔通過咗幾百年,你仍然想繼續半人半妖咁生活落去?」

我震驚地看著時叔,因為他說話時異常激動,甚至竟然流下了男兒淚。

「時叔,你為我喊?」小紅驚訝地說。

「時叔,你為佢喊?」我也驚訝地說。

時叔的嘴唇顫抖著:「我係一個入過鬼門關嘅人,我知道永生唔係一件好事,有啲鬼魂因為心有怨恨或者牽掛而唔投胎,其實真係會好痛苦。小紅,你對我嘅感情只因為對老公仍有依戀,但係時間已流逝咗成300年,所有嘢都應該完結,生命之所以有限期,係因為永生只會有痛苦……」

「時叔……」我不知道時叔當年在彩虹站進入鬼門關後經歷過甚麼,但看他如此激動,一定在當中有莫大感觸。

「時哥哥,但係我而家咁樣,我可以點?唔通你想我一死去完結所有事?」小紅似乎忘了我騙牠遺失了錢包的事。

時叔搖搖頭:「至少你唔可以再傷害其他人,唔好再喺公園呃男人錢先……」

小紅垂下頭輕聲說:「時哥哥,如果我唔再傷害人,你可唔可以同我……」

時叔不自覺地退後了兩步,然後小紅便抬起頭,兩頰通紅地道:「我哋不如私奔去遠方,雙縮雙棲?」

時叔道:「小紅,你聽我講,我……我有老婆架啦!」

小紅本來羞澀的神態突然變得憤怒,怒叫了一聲:「你有老婆?」說罷她的手腳突然都變成了觸手,向著時叔張牙舞爪!

我立即拿出袋中那個藏著螞蟻的盒子,再次防備著,但時叔又再擋在我們中間,大聲道:「小紅,如我果拋棄我老婆同你一齊,我咪就係你哋最憎嘅負心漢?我點對得住我老婆?」

小紅聽到時叔這樣一說,滿臉怒火竟立即消散,換上一張迷茫的臉容。

時叔又說:「你哋喺公園勾引啲男人,好多呢啲男人都有老婆,你哋咁樣其實咪就係做咗你哋最憎嘅狐狸精?」

「我……」小紅聽罷整個人一軟,攤倒了在地上,喃喃自語地道:「我竟然做狐狸精,真係唔死都冇用……真係唔死都冇用……我死咗佢好過……我要死……我要死……」

我和時叔看著一臉頹然的牠,只能默不作聲,雖然我們都知道她其實仍有善良的一面,只是過去一時胡塗,但是牠已經成為當了300年怪物,我們都不知道牠除了死之外,還可以如何好好地活下去。

「再見啦時哥哥,」然後牠又望向我:「你爸爸嘅事,好對唔住……」牠說罷猛地衝向旁邊的大樹,似乎是想撞樹自盡。

可是,就在牠要撞上大樹時,一個快速的身影在左方衝了過來,一把推開了小紅。

「啊!」小紅應聲跌倒在地上,這時我們才看到在她身邊站著一個廿歲左右的少女,她也是身穿一襲長袍,容貌脫俗、肌膚勝雪,櫻桃般的紅唇緊閉著,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直視著我們。

她的美貌比任何一個女明星都更加動人,看得我直發呆,直到小紅翻身撲在她的腳邊叫嚷:「大人!」

我和時叔目瞪口呆地大叫:「大人?」

「小紅,你唔係話隻章魚……呀唔係,係海神先啱……又話佢係用咗嬸嬸嘅身體?點解會係一個美少女?」時叔問。

那美少女立即彎腰溫柔地扶起小紅,語調卻是嚴肅地道:「小紅,你都同佢哋講咗好多嘢喎!係幾時開始,你同啲男人變得咁無所不談?」

她不說話說算了,一開口說話的聲音卻是老太婆的聲音,令我們可以肯定,牠只是表面上是美少女,實際上卻是非常年長!那為何牠的身體會由嬸嬸的軀體變成美少女,現在真是讓我們十分疑惑。

而且有一點奇怪的,就是她的聲音聽起來十分耳熟,我好像在哪兒聽過!我再仔細打量她的容貌,看著看著,也真係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小紅聽到美少女……不……是章魚的質問後,旋即緊張起來,也忘了剛才是想自盡,結結巴巴地說:「大人,我只係……」

可是,牠話還未說完,章魚就突然發現地上小鳳和媚媚的屍體,然後以低沉的聲線問:「呢兩個男人殺死咗佢哋?」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