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6. 白色世界

我們一行人背向三位彩虹女神邁步,拍卡跳閘離開。

沿著白色的樓梯向上走,我們正式了離開了彩虹站,來到陰間的街道上。

我幻想中的陰間應該是陰暗又可怕的,但是當我跟著時叔他們的腳步來到這個世界的街道時,我才知道這裡的街道、汽車、建築物等,即是除了鬼和他們身上的衣服外的一切事物,都是雪白一遍,如果不是早知道這兒是陰間,還會以為是天堂或是甚麼科幻世界呢。

「原來陰間睇落都唔係咁陰森恐怖。」我呢喃著。

「係呀,不過你堂弟當日嚟嚇到爭啲喊,好在我保護佢,吔吔吔。」時叔笑著瞄了瞄象仔。

象仔瞪了他一眼:「哼,當日明明係你驚到個喉嚨都發出怪聲。」

「象仔呀,你就敬老畀我威下啦!」時叔嬉皮笑臉地說。

他們嬉鬧了一會,阿亮終於忍不住:「咳!其實我……我好想快啲見到我老婆,你哋可唔可以唔好掛住玩。」

時叔看了看他,然後搭著他的肩膀說:「後生仔,好多嘢係急唔嚟。有緣份嘅話,一定會見到。」

象仔也說:「阿亮,你唔好苦瓜臉咁啦,你咁樣就算見返老婆,佢都唔會放心。」

阿亮聽了他的話,試著鬆開緊皺的眉頭問:「係咁……兩位領隊,我哋第一個行程係唔係去搵華叔?係唔係好快到架啦?」

「好快架啦!跟住我行啦!」時叔說。

我們跟著時叔穿過了大街小巷,有時在狹窄的街道時,會不小心穿過了一些鬼的身體,有時我也會好奇地摸摸橙柱、汽車等等,這些白色的物件都是可以觸碰到的。

象仔與我並肩而行,他在我耳邊說:「堂哥,你唔好見我同時叔成日鬥嘴,其實我哋係好衷心想幫你同阿亮,我哋嘈嘈閉只係想搞下氣氛,等你哋唔好太緊張。」

「嗯,我都明嘅,我同時叔喺屯門公園一齊經歷過好多危險嘅情況,佢雖然成個老頑童咁,但喺危急嘅關頭時,佢係好可靠嘅朋友。」

阿亮也聽到我們的說話,我看了看他,只見他抿了抿下唇,向我微笑說:「獅子山,聽講你係嚟搵你老豆同未婚妻?」

「嗯,我欠佢哋太多。」我無意識地揮了揮手:「唔好講我,你都唔好太擔心,我相信我哋今次一定可以見到想見嘅人,同佢哋講出心入面嘅說話,令彼此都唔會遺憾。」

「嗯。」他點點頭。

我們走著走著,前方突然傳來急湍的水聲,原來是一條河流。

「哇!陰間都有河?」阿亮嚷著。

「呢條叫奈河。」象仔說。

我好奇地問:「奈河?即係奈河橋嗰個奈河?」

象仔點了點頭:「嗯,不過以我所知,呢度冇奈河橋,但就有奈河,只要用河水沖涼1000次,就會忘記前生嘅記憶,跟住就可以去投胎。」

時叔補充說:「你哋唔好睇條河好似好靚咁,有啲鬼因為擺唔低生前嘅事,唔肯沖涼,到佢哋死後100年,就會被強制扔落奈河,好辛苦咁受盡河中石頭嘅撞撃,滿身傷痕咁被迫投胎。」

我道:「原來係咁,唔知我同阿亮想見嘅人,會唔會已沖夠涼投咗胎?」

象仔說:「我聽過啲鬼講,通常佢哋會慢慢一日沖一次涼,死後3、4年先投胎。雖然有啲鬼因為生前嘅回憶太痛苦,於是花幾日沖夠1000次,但呢個情況都好少發生。」

我們邊說邊走,也不知轉了多少個彎,時叔終於大聲說:「到啦!」

象仔說:「果然係人肉GPS,只係嚟過華叔嘅雜貨店一次都搵得返!」

我朝時叔所指的方向看過去,那是一間舊式雜貨店,就是那種在舊屋村才會見到的雜貨店。

「咦,華叔坐咗喺門口喎!」時叔興奮地說。

只見雜貨店門前坐著一個穿著粗衣麻布、身形彪悍的大叔,正在悠閒地乘涼。

「華叔!」時叔立即大叫著跑過去,可是到了華叔面前卻突然停了下來,然後轉身面向我們一臉尷尬地笑。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5. 肥婆

我們搭乘白色的電梯來到車站大台,我立即就留意到月台中央有三件不是白色的龐然大物。

不,正確來說不應說是「三件」,應該說是「三個」穿著彩虹色芭蕾舞裙的大肥婆在手舞足蹈地轉著。

「係阿欣、阿宜同阿美!」象仔大叫著。

「吓,識得架?」阿亮問。

「係呀,佢哋咪就係人間嘅彩虹站入面,嗰三個跳舞嘅雕像囉。」時叔說:「你唔好睇佢哋咁嘅樣,佢哋並唔係鬼嚟。」

「唔係鬼?」我好奇地問。

「嗯,佢哋因為日夜操控鬼門關嘅列車有功,已經升咗級做彩虹女神,係比普通鬼更加高級。」時叔說。

「原來佢哋係負責操控鬼門關嘅列車?」我問。

「冇錯,當佢哋順時針轉時,列車就會駛入陰間嘅月台;相反,如果佢哋逆時針轉,列車就會開出返去人間。」時叔解釋。

「原來係咁。」阿亮說。

象仔走近阿欣、阿宜同阿美旁邊,我們便都跟了過去,一走近便聽到肥婆們一邊跳舞一邊在唱:「肉,全部都係肉!肉,全部都係肉!」

「乜首歌咁難聽嘅。」我喃喃自語。

「喂,」時叔突然把手擱了在我的肩膀上說:「你試摸下肥婆隻腳。」

我甩開了他的手:「痴線嘅咩,無啦啦摸人,一陣佢哋話我非禮點算?」

「唔係呢,你摸下先啦。」時叔說。

我看一看象仔,他沒有說話,只是聳聳肩。

「唓,摸咪摸!」阿亮雖然這樣說,但他只是伸出了食指向前想戳一戳。

「啊!」他驚叫了起來,因為他的手指竟然穿透了肥婆的腿。

我說罷也好奇地伸手出去,我的整條手臂穿過了肥婆的身體。

象仔解釋說:「當日我同時叔嚟到時,唔知道呢度係陰間,曾經以為呢啲係投影,後尾先知統統都係鬼,佢哋唔只睇唔到我哋,亦摸唔到我哋,當然,我哋都摸唔到佢哋。」

「吔吔吔……」聽見時叔的怪笑聲,我們都回頭看他,只見他好像很好玩似的穿過路上鬼魂的身體,還一臉得意的表情。

我和象仔不禁對視了一眼,然後不約而同地嘆了口氣說:「點解我哋兩個堂兄弟會識到時叔呢啲神經老頑童架?」

阿亮聽了也不禁笑了笑:「係命運呀!」

我沒好氣地說:「係呢,咁我哋而家要去邊搵我老豆、阿晴同埋阿亮嘅太太?」我問象仔。

他搖了搖頭:「我都唔知。」

「你都唔知?」我和阿亮高聲問。

象仔說:「時叔約我時,話佢有晒全盤計劃,叫我跟住嚟就得。」

我們三個同時望向仍在嬉鬧的時叔,原來我們接下來的旅程都要靠這個神經老頑童。

我大力地呼了一口氣,然後走過去從後拉住時叔的背包,讓他停了下來。

「吔吔,唔好意思,一時興奮咗。」他說。

象仔和阿亮也走了過來說:「時叔,我哋而家要去邊?」

時叔立即正經地說:「放心,我諗好晒架啦,而家我哋先去搵華叔。」

「華叔?」象仔說:「時叔你真係好醒,華叔成日幫新嚟嘅鬼,真係有可能會知道我哋要搵嘅人喺邊。」

時叔點點頭:「你重記唔記得華叔間雜貨舖喺邊?」

象仔搖搖頭,時叔見狀立即自豪地說:「跟住我啦!我就係人肉GPS時叔!我係一個超醒目嘅的士司機!」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都市故】彩虹站多出來的路軌 2


4. 陰間

在路軌的盡頭,突然出現了幾道光線。

「逢!」一輛列車進入月台。

列車上看來空無一人,但如果依時叔的說法,車上可能已坐滿了從陰間過來人間的鬼魂。

列車慢慢減速然後停車,車門打開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我覺得從車廂湧出來的空氣特別冷。

我們進入車廂坐好,突然時叔又怪笑著說:「阿亮、獅子山,講啲嘢你哋知,我哋而家可能坐住咗啲鬼,又或者,可能有鬼坐住我哋。」

「唔……唔係啩?」阿亮流著冷汗。

我也突然覺得從腳指尖有一陣寒意湧上來,便問象仔:「係……係唔係真架?」

象仔點了點頭:「真係有呢個可能。」

「嗚啊!」阿亮聽罷不禁驚叫了出來,然後站了起身。

我也站了起來道:「都……都係唔坐啦。」

象仔笑了笑:「其實都唔使太驚,因為到目前為止,我哋同鬼都係互相睇唔到對方,所以唔知情坐咗喺對方身上都唔出奇。」

「會……會唔會鬼上身架,我睇電影入面,當隻鬼同人個身一重疊,就會上咗個人嘅身。」阿亮說。

「唏,電影都係睇壞腦,咪生人唔生膽。」時叔撥了撥他僅有的幾條頭髮說:「你哋睇下我同象仔幾淡定,有經歷嘅男人真係唔同啲。」

我沒好氣地「嘖」了一聲,雖然時叔這樣說,但是我和阿亮始終都不敢坐下來。

平時坐鐵路時都十分多人,沒法一眼看到前方一重又一重的車卡,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車廂中看似只有我們四個,我放眼向前看去,每一個車卡都清晰可見,當列車微微轉彎時,車卡也就配合著擺動,我想像這裡每個車卡都滿是我看不見的乘客,不禁有點毛骨悚然。

我下意識地把手機拿出來想看些甚麼分散注意力,但是卻赫然發現,手機完全沒有網絡,這麼說,我們已離開人間了嗎?

我再看看屏幕上顯示的時間,原來列車已行駛了9分鐘之久。想起來,我剛才一直看著一卡又一卡車廂的擺動,列車並沒有轉過甚麼大彎,幾乎都是向前直行的,試想想人間的彩虹站附近,哪會有甚麼路軌讓列車能一直向前行駛這麼久呢?

「老豆、阿晴,我要嚟同你哋見面啦。」我心想。

車窗外漆黑一遍,到底陰間會是一個怎樣的地方?父親和阿晴是不是生活在黑間又恐怖的環境中?他們看到我會有甚麼反應?

「逢!」隨著這一下聲響,車窗外由漆黑變成了一遍雪白,我定晴一看,原來列車已進入了一個白色的月台。

當我目瞪口呆時,列車已緩緩停下,而月台上竟然有人。

這是我們進入彩虹站後,第一次看到的其他人。

時叔伸了個懶腰,拿上他的背包和手提袋說:「準備落車啦。」

我看看他,卻被眼前的情況嚇得整個人跌坐了在地方,而且發出了一下驚呼聲:「哇!」

阿亮也被我嚇得立即望向時叔,然後害怕得指著他說:「時……時叔!」

在我們眼前的時叔,他的身體上正坐著一個老伯,不,老伯不是在他身體上,他們兩個的屁股都是貼著座位,他們兩個的身體根本是重疊著!

時叔悠閒地站了起來,回頭看看仍坐著的老伯道:「唉,原來我哋成程車都疊住,最衰唔係靚女啦。」

象仔瞪了他一眼道:「係靚女又點,人鬼殊途呀。」

「咁又係,而且我已經有老婆,其他女人、女鬼我都統統睇唔上眼。」時叔說。

我慢慢從驚嚇中爬起來站好,這時我發現,車廂中除了我們四人和那老伯外,還有很多其他乘客。

象仔伸手拉了我一把並說:「佢哋都係鬼,只要一踏入陰間,我哋就可以見到佢哋,但係放心啦,正常情況下,佢哋係睇唔到我哋。」

聽了他的話,我的心總算比較定了下來。

就在這時,列車門打開,我們隨著其他乘客下車,我才留意到原來月台上也有乘客在候車,當中有一個年輕人,穿的竟然是粵語長片才看到的大喇叭褲。

「唉,都幾十年,重未投胎,一定係有好多心事未了。」象仔嘆了口氣。

我們跟在時叔身後,他回頭說:「歡迎嚟到陰間嘅彩虹站。」

我看看四周,果然這個月台看來跟我熟悉的彩虹站十分相似,柱子上也寫著「彩虹站」三個字,只是整個月台除了我們和那些鬼之外,整個環境都是白色的。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