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屯門公園的咒樂


26. 棄婦

原來小鳳也在一覺醒來時,發現她的丈夫已離開了家門,她打開衣箱,發現丈夫連衣服都拿走了;而且,他們習慣把銀兩放在衣箱頂部,小鳳稍看一眼,驚覺所有銀兩都不見了。

她立即跑到媚媚家大力拍門,媚媚才半睡半醒地醒來,打開門的一剎,小鳳立即就見到媚媚只有一人在家,便緊張地問:「你家老爺不在?」

媚媚剛才一直以為老爺就在床上熟睡中,此刻才留意整間屋就只有自己一個。

小鳳連忙把自己的遭遇告訴媚媚,然後媚媚也發現,丈夫的衣物和家財都不見了!而當小紅來到,她們就知道她的情況也時一樣。

她們在家門前哭哭啼啼的,實在不知如何是好,這時媚媚的嬸嬸聽見其他村民所說,便過來看望她們。

「男人的心走了,叫也叫不回呢!」嬸嬸悲傷地說。

本來這一句悲觀的說話,就是要她們都認命,可是不合為何,反而令媚媚更不甘心,猛地站起

嚷:「我要找他們!」

「你知道他們去哪裡了?」小紅問。

「你真笨,他們一定是去了妓院!」媚媚說。

小鳳聽罷,也立即站了起來道:「你說得對!」

小鳳和媚媚立即動身,往妓院方向走去,小紅和嬸嬸也緊跟在後,小紅卻還是不解地問:「他們要把銀兩都拿去光顧妓院嗎?要這麼昂貴嗎?」

媚媚也沒有回頭看她一眼,只是一邊快步走一邊道:「去到就知道了!」

她們一行四人終於來到妓院,可是甫走到門前,就被兩個大漢攔了下來,說不歡迎她們。

「為甚麼不歡迎我們?」媚媚大聲問。

大漢笑了笑:「難道你們不知道這是甚麼地方嗎?怎會歡迎女客?」

媚媚又道:「我們來找我家老爺,難道也要你批准?這一定是黑店!」

兩個大漢瞪了她一眼,也懶得理她,只是說繼續用身體攔住大門,道:「不准就是不准,回家等你們的男人吧!」

嬸嬸這時從衣袖裡拿出幾文錢,邊想塞到大漢手中邊說:「就通容一下,求求你!」

大漢一手拿了錢,另一手卻大力把嬸嬸推倒在地上。

「你……」媚媚想罵她,但見到她魁梧的身型,最後還是把說話都吞進肚子裡去。

小紅、小鳳趕緊去扶起嬸嬸,這時有兩個男人從妓院走出來,在她們身邊經過。

兩個男人一高一矮,都是一身酒氣,高的那個道:「那個甚麼鄭放正……和他兩個朋友原來這麼富有嗎?怎麼突然就把小翠、環兒和絹兒都贖走了呢?」

矮的那個顯然酒氣更盛,腳步都不穩地走著,他說:「想不到我不能再見到絹兒啊!我聽見他們帶著三個美女去海邊坐船了,不知要去哪裡生活。」

高的那個就說:「算了吧!看不到絹兒,我們還有鈴兒、小香啊!」

兩個男人就這樣走遠,遺下小紅等四人呆若木雞地站在原處。

過了半晌,嬸嬸突然大力拍了媚媚一下,道:「站在這也沒用,我們快去海邊,看可不可以追上他們!」

她們三人才如夢初醒,跟著嬸嬸向海邊走去,一路上,她們都不禁哭了出來,尤其是古代的女人都出嫁從夫,哪個女人能接受被拋棄,而且丈夫還投進妓女的懷抱,把所有錢拿去跟妓女雙宿雙悽呢?

她們哭著跑著來到了海邊,但這兒空無一人,很明顯她們的枕邊人都已遠去,不會再回來。

三人蹲下來向著海水大聲痛哭,任嬸嬸怎樣以過來人身份去安慰也沒有作用。

媚媚看著自己滴進海水中的淚珠,心生出一個念頭。


屯門公園的咒樂


25. 家破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我同老公嘅感情本來好好,雖然唔係好有錢,但有得住有得食,我都好滿足。加上同小鳳、媚媚住得好近,大家互相照應,我哋有時會一齊去買菜,然後……」小紅沉醉在回憶中,令我不禁有點不耐煩,是以我打斷了牠的說話道:「於是,你老公就去咗幫襯妓院?」
「佢去幫襯我都算啦,佢竟然……」小紅說起來淚眼汪汪,害我都不敢再打擾。
原來當妓院開張不久,鎮上的男人都像被鬼迷般跑進去把金錢雙手奉上,就為了一親香澤。小紅聽過一個例子,就是鎮上一個菜販,他平時喜歡賭博,把娘子的嫁妝都輸光,但最近他竟轉死性地連賭博都戒了,原來時間都花了在妓院的女人身上,本來戒賭是好事,但卻又變了沉迷女色,說到底還是壞事一宗。
不要以為妓院只招待有錢人,有錢人可以跟頂級的姑娘在廂房共聚,一般窮男人進去花少許銀兩的話,也可以獲另一些級數的姑娘在大廳陪吃陪酒,這個本來民風純樸的小鎮,這些本來老老實實的男人,一旦為他們開啟了誘惑之門,真是擋也擋不住。
小紅倆口子本來感情很好,可是結婚多年還未有兒女,鄭放正嘴巴說著不介意,但其實心中多少為了此事煩惱。那個年代本來三妻四妾很平常,但鄭放正不是有錢人,沒有這個能力;雖說無後是休妻的合理原因,但鄭放正又覺得自己這把年紀,休妻後也未必有姑娘肯下嫁了,到時反變孤家寡人就更慘了。
在妓院開張後,小鳳和媚媚的兩位老爺也拉著鄭放正去見識一番,鄭放正本來是拒絕的,但經遊說下還是去了。
「唉,通常呢啲話陪朋友去嘅,最後都係沉船沉得最勁嗰個。」我禁不住插嘴。
小紅和時叔同時瞪了我一眼,然後小紅的思緒又再次回到300多年前。
鄭放正他們總是三個男人一起去,所以花姑娘們也打趣說他們是三劍俠,即使他們其貌不揚,但起了威風的外號後,倒是令人容易記住。
三個男人由開始時幾天去一次妓院,變成了天天都去,鄭放正基本上都沒有拿錢回家,小紅僅靠自己去賣自製的小物賺取微薄的金錢,可是當然是入不敷支,有一個晚上,她自結婚以來第一次對丈夫表達自己的憤怒。
「我們都沒有銀兩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上妓院嗎?」她顫抖著聲線問。
鄭放正剛從妓院回來,沒有看她一眼,回答道:「對,都沒有銀兩了,真慶幸我們沒有孩子呢!」
他一句話狠狠刺到小紅的痛處,小紅不禁淚目道:「那你是怪我?」
鄭放正沒有回應,逕自更衣後就躺在床上閉上雙眼。
小紅嘆了一口氣,眼淚只能往心裡流。
這時,時叔終於忍不住插話:「哇!你都好忍得喎,如果係我老……呀!」
我大力踏了一腳,痛得時叔大叫起來。
小紅搖了搖頭:「時哥哥,以前嘅女人要三從四德、溫柔體貼,邊似得而家嘅女人咁好。」
時叔瞪了我一眼,然後向小紅連聲稱是,小紅又繼續把故事說下去。
那天鄭放正去睡後,小紅也上床就寢,夫妻二人躺在床上,卻像是陌生人一樣沉默不語。
小紅哭著哭著就睡了,第二天醒來,鄭放正不見了,小紅著急地跑出家門,去找小鳳和媚媚,怎料到了小鳳家,已見她大哭大嚷說要自盡。


屯門公園的咒樂


24. 經歷

 

「皇上……」聽見小紅的說話,我不禁陷入了沉思,竭力從腦海中搜尋初中學過的歷史知識。
時叔大力拍打我的頭,然後道:「300年前即係康熙呀!」
「哇!乜你歷史咁勁嘅?」我驚訝地答。
他得意地說:「梗係,我係一個鍾意睇歷史書嘅的士佬!」
 小紅道:「時哥哥,你真係好叻。」
「使乜講?」時叔一臉自豪。
我真有點受不了他們,便道:「可唔可以快啲入正題,小紅姨你發生咩事變成咁?」
小紅瞪了我一眼,然後才把她的身世娓娓道來。
小紅形容自己的人生本來生於最好的時代,當時的皇帝康熙愛民如子,小紅的丈夫鄭放正是一個屠夫,賺錢不算多,不過小紅也懂一些針黹,經常繡一些小袋子、衣物等去賣,兩口子夠糊口便知足,生活得算是十分幸福。
鄭放正比小紅年長十多年,對小紅不錯,出事前他們已成親七年,郤還未有兒女,小紅心裡有些著急,不過丈夫總是安慰說慢慢來。
小紅有兩個好姐姐,就是同村的小鳳和媚媚,她們分別嫁給了一個寫字畫唯生的書生和一個木匠。
他們居住的小鎮本來民風純樸,但是有一天,鎮上來了一個大老闆,開了一間門面金碧輝煌的店,開張那天,不但放炮仗,還有舞獅,門外圍了一圈又一圈看熱鬧的人。
小紅跟兩個姐姐買菜路過,眼見這麼多人,又打鑼打鼓,當然湊過去看看,只見舞獅採青,一個油脂滿面衣著光鮮的大老闆在門前。而那個寬闊的門面的另一邊,有三個美艷動人的女人在跳著小紅從來沒有見過的舞蹈,而且她們的衣服還袒胸露乳,十分奇怪。
在場的大部分人都沒有出過遠門,所以從沒有見過這種店鋪,雖然覺得那幾個跳舞的女人這樣穿不太好,卻又好奇這間店到底是賣甚麼。
「小鳳,你知道這是甚麼店嗎?」小紅碰了碰小鳳的手肘問。
「不知道,你看那些姑娘穿成這樣,真是怪怪的,我們就別看吧!」小鳳說。
「嘿!」媚媚突然冷笑了一聲,兩個妹妹立即以不解的眼神看她。
媚媚一臉不屑地道:「這種店我聽我嬸嬸說過,你們記得我叔叔是去不同地方做買賣的嗎?」
兩個妹妹點點頭。
「後來我叔叔就在附近那個芬源鎮見到這種店,叫作妓院,裡面全都是妖婦,叔叔不只每次花太量銀兩跟她們做那些不知羞恥的事,事後還買甚麼姻脂水粉、髮朁那些。」媚媚很替嬸嬸不值。
「想不到你叔叔這麼過份!」小鳳說。
「本來男人三妻四妾也不是問題,不過只限大富人家呢!」小紅皺著眉頭,心想竟然有些女人做這種事。
「而且即使娶妾,好歹也是妾侍,不是那種不三不四的女人呢!」小鳳補充道。
她們看到鎮上有幾個認識的男人,都在色謎謎地看著跳舞的女人。
「哼!那些臭男人,都像我叔叔一樣!」媚媚道。
「看來,我們的鎮上要吹起歪風了!」小紅搖搖頭。
小鳳笑了笑:「你家老爺為人老實,怎樣的歪風都吹不到你家呢?」
小紅點點頭:「那也事,我們的老爺們怎會做這種傷風化之事?」
「唉,縱使如此,有很多女人大概會落得跟我嬸嬸一樣的結局,老爺把錢花光,心也不再在家裡,那真是悽涼至極,做女人真是難真是苦啊!」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