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鳥族少女


35. 良知

母親著急地拿了一些草藥敷在娜恩受傷的位置,然後用布把她的手肘包了起來。

娜恩戰戰兢兢地道:「約瑪老師,你剛才……為甚麼不對侍衛說我的事?」

約瑪老師一臉慈祥地說:「你又沒有做錯事。」

「老師……」母親聽罷鬆了一口氣:「我家女兒就是不聽我說,不過她只是幫忙製作那些文宣,她沒有參與其他的。」

約瑪老師說:「鳥族的境況我很清楚,其實我是很支持你們的。」

娜恩驚訝得張大了嘴巴:「你……你不只不反對,還支持我們?」

母親慌忙說:「老師請不要這樣說,國王讓我們生活這麼安穩,我們一家都很知足。」

「太太,也許這是你的想法,但是鳥族爭取牠們生來就應擁有的權利,也真的沒有錯。」約瑪老師道。

「約瑪老師……」一陣感動的感覺湧上了娜恩的心頭,可是轉念一想,她猛地搖頭道:「不對,你明明是人馬族……」

約瑪老師失笑道:「人馬族也可以有獨立思考啊!而且……我也有鳥族的朋友!」

「你有鳥族的朋友?」娜恩和母親一臉驚奇。

「對,」約瑪老師說著卻垂下了眼簾:「可是,他在年輕時就被人馬族殺死了。」

娜恩和母親對看了一眼,都露出了哀傷的神情。

原來約瑪老師在年輕的時候,有一個非常要好的鳥族朋友鵠真,他們親如兄弟。

當時還沒有藥物禁止鳥族長出翅膀,對於那時鎮普頒下法例禁止他們飛行,擁有翅膀的鵠真十分不滿,可是眼見一些飛到天上的鳥族被射傷,也是敢怒不敢言。

鳥族一般來說比較喜歡和平,鵠真也是一樣,雖然內心不滿,但也沒有打算要做些甚麼,是有點逆來順受的性格。

約瑪老師嘆了一口氣,唏噓地道:「本來鵠真以為只要忍讓,只要守規矩,就可以平淡地生活,可是……」他頓了一頓,望向了娜恩的母親,過了半晌才說:「可是有一天,當時的駿達將軍覺得把有翅膀的鳥族留在國內太危險了,於是便帶著人馬族軍隊把他們偷偷擄走並殺光,而我的這就好朋友就是其中一個死者。」

「約瑪老師……」娜恩難過地說。

「鳥族被剝削了這麼多年,也許這一次鳥族的反抗會帶來轉機。」約瑪老師道。

這時,他們聽到房門外有一點聲響,不禁都緊張起來,但很快地,娜恩就認得出那腳步聲是父親的。

「父親,我們在房間呢。」娜恩向外大喊。

父親一臉疑惑地走了進來,第一眼便見到娜恩受了傷,然後便見到約瑪老師也在,便問:「請問……娜恩在學校發生了甚麼事嗎?」

娜恩立即道:「沒事沒事,只是母親她今早把我……」

母親滿是歉疚的神色,只好坦白地說:「今早我不讓娜恩上學,怕她在外闖禍……約瑪老師以為她病了,便來探望。」

父親聽她這樣說,怕她一不小心把娜恩參加鳥族示威的事說出來,便打了個眼色,殊不知母親卻說:「約瑪老師都知道了……」

「甚麼?」父親聽罷十分緊張,立即閃身擋了在妻子和女兒面前。

「父親,你不用擔心,約瑪老師是支持我的,剛才他還幫我們避開了人馬族侍衛的耳目。」

「真的?」父親立即向約瑪老師深深地躹躬:「真的很多謝你,我……我不知如何報答你!」

約瑪老師即上前握著父親的手:「不要這樣說,我只做了一個人應該做的事。」

娜恩拉了拉母親的衣袖道:「父親,今天我沒有上課,我有些不懂的課本內容想問問約瑪老師,今晚可以請老師在這兒吃飯嗎?」

「當然可以。」

父親也猛地點頭:「快煮多些食物,要多謝約瑪老師幫助了我們一家。」

約瑪老師看了看娜恩,快速地交換了一個眼色,便道:「那我也不客氣了,我也有功課要交給娜恩。」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鳥族少女


34. 約瑪老師

「娜恩!」約瑪老師緊張地向她跑去,而母親則無奈地在旁看著。

娜恩害怕得一聲不出,她的眼睛不禁望向了床上,她製作的幾幅文宣仍在床上!

約瑪老師看到她的眼神,自然地也向床上看過去,他明顯地已看到了!

「糟糕!」娜恩心想,她擔心約瑪老師不只對自己下毒手,而是連母親也一拼解決掉,直覺告訴她,她一定要引開約瑪老師。

約瑪老師彥一步一步向她逼近,她抿了抿下唇,忽然一個欠身,在約瑪老師親身邊擦身而過快步衝向母親並輕聲又急促地說:「我引開他,你一會去找父親逃亡!」

她說罷推開母親,轉身瞪了老師一眼,然後向外就拼命地沿木梯爬下去,但約瑪老師卻急速地追了下來。

「哇!」「轟轟轟!」娜恩一時情急,不小心從木梯滾了下去。

「娜恩!」「啊!女兒!」約瑪老師和母親都驚叫了起來。

娜恩躺了在地上,她直覺自己沒有受太重傷,只是手肘剛在護著頭部時,好像有點撞到了。

家門由剛才約瑪老師到來時到現在都一直打開,是以娜恩滾下來的巨響都吸引了街外的人圍觀。

「啊!發生了甚麼事?」人們在交頭接耳。

這時母親跑了下來蹲在娜恩身邊:「女兒啊!你有沒有受傷?」

約瑪老師也緊張地說:「你有沒有哪兒痛了?」他又看著母親說:「要不要送醫院看看!」

母親想起娜恩的翅膀,慌慌張張地說:「不用!不用!」

娜恩也急著坐了起來說:「不用!我只是撞到了手肘!」她看了看門外,見到住在石子路的鄰居都在圍觀著,她心想:「這麼多人,約瑪老師都沒法對我和母親怎樣,現在總算暫時安全,可是接著該怎樣做呢?要跟父母搬家避開人馬族的耳目嗎。」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十多聲馬蹄鐵踏在地上的聲音,其他人都自然地讓出了一條路,娜恩回頭一看,竟然是幾個人馬族的侍衛!

「糟了!」她暗嘆,同時瞄到母親的神情也是慌張得要命。

「這裡發生甚麼事?」其中一個侍衛問。

「沒……沒事!」母親揮了揮手,並看了看約瑪老師。

約瑪老師的表情並沒有異樣,他走前了幾步,向侍衛說:「沒事,我是學校的訓導官,我的學生今天生病了,我想來看看她,可是她太急著走出房門,忘了自己病得暈呼呼,腳一軟就跌倒了。」他轉頭看看坐在地上的娜恩道:「娜恩,對嗎?」

娜恩安靜地點了點頭。

那個侍衛說:「原來是這樣,最近要小心點,莫馳大人說鳥族四處搗亂,我們人馬族一定要好好維持本國的安全,雖然你只是個老師,也請幫忙多加留意。」

約瑪老師微笑著說:「當然,這是我們人馬族的責任。」

侍衛踏前一步,環視了屋內四周,再打量了一下娜恩和母親,約瑪老師見狀便說:「娜恩,考試快到了,你真是要好好休息呢!」

侍衛再看多了兩眼,便揮了揮手,跟其他人馬族侍衛一起離去了,而約瑪老師也踏前把門慢慢關上了。

「約瑪老師,求你……」母親趨前想說話,約瑪老師卻把手指放在嘴唇前示意她保持安靜。

母親把娜恩扶了起來,而約瑪老師則走近窗前,微微掀起了窗紗往外察看,過了好一會兒,才把窗戶關上,回頭對她們說:「進房間再說。」

三人走進了娜恩父母親的房間,約瑪老師立即說:「娜恩,你不用害怕我,你真的只是手肘受傷吧?」

娜恩搖搖頭,但還是有點畏懼。

約瑪老師向母親說:「太太,我不會傷害你們的,現在請先替娜恩的手肘包紮吧!」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鳥族少女


33. 老師

「啪啪啪!」娜恩大力拍著門,同時大叫:「母親!母親!我要上學啊!」

「踏踏踏……」這時她聽到門外一些聲音,相信是母親正沿著木梯子爬上來,然後就傳來母親的回應:「娜恩,你就忍耐一下。」

「母親,我真的要上學,快要考試了!」娜恩嚷著。

「我和你父親商量過了,你這樣上學也很危險,你先乖乖留在家,我們會想想辦法!」

「可是,昨天父親不是說明白我的嗎?我還要去取材料製作文宣!」娜恩說。

「你乖,先忍耐幾天,」母親說:「我今天一早放了些食物在你的房間,你今天就吃這些吧。」

「可是,母親你這樣……」娜恩還沒有說完,便聽見母親爬下木梯然後遠去的聲音。

母親叫娜恩忍耐幾天,可是事實上,母親也不知道要把女兒困到何時,她即使有多反對,卻也都無法阻止其他鳥族去示威,她可以做的只是阻止自己的女兒參與其中。而父親因為去了上班,他根本不知道女兒被困著。

娜恩頹然地坐在床上,她沒法上學,沒法到後山跟大家一起製造口罩,也沒法通知鳴賀等人她的困境,她不知道怎麼辦。

她的淚水在眼眶打轉,卻又想起昨夜答應過鴉兒、鴿兒不會再哭,是以她努力地強忍著,從新翻出未有造好的文宣,繼續製作起來。

等到她製作了好幾幅文宣,材料都用盡了,她便開始認真地溫習數學科,等到窗外的天空都變成了金黃色,她才伸了個懶腰,從數學的世界回到了現實。

不料,就在這個時候,她隱約聽到母親在樓下正跟誰說話,而且還聽到她提及自己的名字。

她立即走近房門,把耳朵貼上去傾聽著。

「娜恩她生病了,所以不能上學。」是母親的聲音。

「她沒事吧?昨天上課還是好端端的,所以今天見她沒有上學,我有點擔心。」那個人的聲音有點小,而且家門好像是打開了,是以還有一些街外的雜音,娜恩沒法認出他的聲音,不過這樣聽來,她推測很有可能是班主任。

「她好像有點冷到,可能有……好幾天……不能上課。」母親結結巴巴地說。

娜恩突然心想,如果現在大力拍門,也許可以引起班主任注意,讓自己不用再被困?

雖然她有點害怕這樣會令母親不高興,但她更怕母親會把她永遠關在房中。

她前思後想,最終還是大力地拍著房門。

「拍拍拍」!「老師,我在這裡!」娜恩大叫著。

「咦,太太,娜恩她……」班主任的聲音傳來。

「沒事沒事!她每次生病都會亂發脾氣,不用理會的,她康復後就沒事了。」母親竟然牽強地說。

「不對,以我記憶,娜恩這幾年都沒怎樣請過病假,又怎會如你說那樣?」老師說。

「老師,快叫母親放我出來。」娜恩喊叫著。

「娜恩!娜恩!」「老師,你……」娜恩聽到外面一陣騷動,老師和母親都在大叫著,她聽著聽著,突然覺得老師的聲音有點不妥。

「踏踏,踏踏,踏踏……」有人踏在木梯上,娜恩輕易地就從聲音的節奏辨別出,那不是母親的步伐,娜恩下意識地退後了幾步。

「老師!老師!」「逢逢逢逢」!有人正漠視母親的叫聲,正在敲打著房門外的門鎖,然後隨著「啪」的一下巨響,房門被拉開了!

「娜恩!」

娜恩退到了在房間的角落,她心中害怕得很,因為她剛才已聽得出,來者不是班主任,而是約瑪老師。她忽然想起路卡,如果路卡是被約瑪老師殺害的,如果她是鳥族的身份已經被知悉,那麼她很有可能會跟路卡走上同一命運。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