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人妻作家


棟你個篤

屯門公園的咒樂


24. 經歷

 

「皇上……」聽見小紅的說話,我不禁陷入了沉思,竭力從腦海中搜尋初中學過的歷史知識。
時叔大力拍打我的頭,然後道:「300年前即係康熙呀!」
「哇!乜你歷史咁勁嘅?」我驚訝地答。
他得意地說:「梗係,我係一個鍾意睇歷史書嘅的士佬!」
 小紅道:「時哥哥,你真係好叻。」
「使乜講?」時叔一臉自豪。
我真有點受不了他們,便道:「可唔可以快啲入正題,小紅姨你發生咩事變成咁?」
小紅瞪了我一眼,然後才把她的身世娓娓道來。
小紅形容自己的人生本來生於最好的時代,當時的皇帝康熙愛民如子,小紅的丈夫鄭放正是一個屠夫,賺錢不算多,不過小紅也懂一些針黹,經常繡一些小袋子、衣物等去賣,兩口子夠糊口便知足,生活得算是十分幸福。
鄭放正比小紅年長十多年,對小紅不錯,出事前他們已成親七年,郤還未有兒女,小紅心裡有些著急,不過丈夫總是安慰說慢慢來。
小紅有兩個好姐姐,就是同村的小鳳和媚媚,她們分別嫁給了一個寫字畫唯生的書生和一個木匠。
他們居住的小鎮本來民風純樸,但是有一天,鎮上來了一個大老闆,開了一間門面金碧輝煌的店,開張那天,不但放炮仗,還有舞獅,門外圍了一圈又一圈看熱鬧的人。
小紅跟兩個姐姐買菜路過,眼見這麼多人,又打鑼打鼓,當然湊過去看看,只見舞獅採青,一個油脂滿面衣著光鮮的大老闆在門前。而那個寬闊的門面的另一邊,有三個美艷動人的女人在跳著小紅從來沒有見過的舞蹈,而且她們的衣服還袒胸露乳,十分奇怪。
在場的大部分人都沒有出過遠門,所以從沒有見過這種店鋪,雖然覺得那幾個跳舞的女人這樣穿不太好,卻又好奇這間店到底是賣甚麼。
「小鳳,你知道這是甚麼店嗎?」小紅碰了碰小鳳的手肘問。
「不知道,你看那些姑娘穿成這樣,真是怪怪的,我們就別看吧!」小鳳說。
「嘿!」媚媚突然冷笑了一聲,兩個妹妹立即以不解的眼神看她。
媚媚一臉不屑地道:「這種店我聽我嬸嬸說過,你們記得我叔叔是去不同地方做買賣的嗎?」
兩個妹妹點點頭。
「後來我叔叔就在附近那個芬源鎮見到這種店,叫作妓院,裡面全都是妖婦,叔叔不只每次花太量銀兩跟她們做那些不知羞恥的事,事後還買甚麼姻脂水粉、髮朁那些。」媚媚很替嬸嬸不值。
「想不到你叔叔這麼過份!」小鳳說。
「本來男人三妻四妾也不是問題,不過只限大富人家呢!」小紅皺著眉頭,心想竟然有些女人做這種事。
「而且即使娶妾,好歹也是妾侍,不是那種不三不四的女人呢!」小鳳補充道。
她們看到鎮上有幾個認識的男人,都在色謎謎地看著跳舞的女人。
「哼!那些臭男人,都像我叔叔一樣!」媚媚道。
「看來,我們的鎮上要吹起歪風了!」小紅搖搖頭。
小鳳笑了笑:「你家老爺為人老實,怎樣的歪風都吹不到你家呢?」
小紅點點頭:「那也事,我們的老爺們怎會做這種傷風化之事?」
「唉,縱使如此,有很多女人大概會落得跟我嬸嬸一樣的結局,老爺把錢花光,心也不再在家裡,那真是悽涼至極,做女人真是難真是苦啊!」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屯門公園的咒樂


23. 小紅

小紅要不出手,但一出手可算是「快、狠、準」,只見牠的觸手在電光火石之間插向小鳳的鼻孔,然後本來緊緊捲著我的觸手就立即鬆開,害我狠狠地被摔了在地上。
而就在我從地上爬起來之際,小鳳也倒下在我身旁,嚇得我驚叫了一聲,因為此刻的小鳳不但像剛才媚媚死時般從鼻孔噴出紫氣,而且由於我是近距離地看著牠,牠的容貌也變得有點不一樣。
在我嚇得不知所措之際,我聽到小紅柔聲地說:「時哥哥,快啲起身先啦。」
我抬頭見到時叔一臉頭昏腦漲的樣子,靠著小紅站了起來。
我立即跑到時叔身邊扶著他,並問:「時叔,你冇事嘛?」
「咳咳咳……差啲死……」他大力地咳了幾聲,然後大聲地說。
「時哥哥……」小紅關切地看著時叔,但我卻下意識地把時叔拉往的的方向,並用戒備的眼神打量牠。
小紅見狀,難過地低下了頭,就在那瞬間,牠的觸手又變回了人類的四肢。
時叔皺了皺眉頭,輕輕移開了我扶著他的手,然後看著小紅誠懇地道:「小紅,多謝你救咗我哋,如果唔係你,我哋已經死咗。」
時叔真摯地看著小紅,不過這並不奇怪,因為小紅的確是我們得救命恩人,是以我也禮貌地道:「嗯,多謝你。」
小紅看看躺在地上的媚媚和小鳳,只是一臉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見狀即在時叔耳邊輕聲說:「此地不宜久留,同呢個小紅離得愈遠愈安全。」
時叔瞪了我一眼,竟然高聲道:「獅子山,你份人雖然同象仔一樣蠢,但係象仔就比你有良心得多!」
「時叔,你點可以……」我驚訝地看著他,卻被他打斷了說話。
「頭先聽小紅講,佢都係一個可憐人!而且救咗我哋,唔通你覺得佢會害我哋?」時叔正氣澟然地道。
我壓低聲音,幾乎不張開嘴巴地道:「但係佢係怪物……」
小紅抿了抿嘴唇,然後看著我道:「我都唔想係怪物,我本身都係人嚟……」
「你本身係人?」我想起牠們的觸手,不禁打了個冷顫。
時叔一臉關切地看著小紅,更用手扶了扶小紅的肩膀道:「到底你哋發生咗咩事?點解你哋會變成咁?」
看見時叔擔心的神態,我不禁懷疑他是不是被小紅迷住了,難道他真的愛上了小紅?
幸好時叔緊接著說:「話晒你救咗我哋,我哋有咩可以幫返你?」
本來我以為可以鬆一口氣,但小紅聽罷竟然羞澀地道:「我……我只係想同時哥哥一齊。」
「吓?」我大叫了出來,而時叔也似乎不自覺地退後了兩步道:「咁……咁都要了解下你先,我唔係啲咁隨便嘅人。」
他雖然如此說,但我終於意識到時叔應真的只是感激小紅救命之恩,想為牠做些甚麼,而不是愛上了牠。
「時哥哥,你想了解我多啲?」
時叔誠懇地點點頭道:「係,我好想知你身上發生過咩事,令你變成咁?」
小紅聽罷突然淚眼汪汪,還未開始說話就啜泣起來。
本來我想起牠們的觸手也會覺得可怖,可是看見牠哭泣的樣子,我竟都不禁心生同情。
牠哭了很久,才抽著鼻子,一字一句地道:「時哥哥,其實我已經好老,已經346歲。」
我和時叔張大嘴巴,雖然之前從牠和小鳳的對話中,已知道牠們都已活了300多年,可是現在聽起來,仍是十分震驚。
小紅繼續道:「嗯……我出生時國泰民安,當時皇上愛民如子,我同老爺……即係老公,本來生活得好幸福。」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


屯門公園的咒樂


22. 混戰

就在我要打開盒子時,小紅的四肢突然也變成了觸手,然後牠的下肢一把捲住了媚媚,另外一條觸手則直插進媚媚的鼻孔。
「啊!」媚媚發出一下慘叫,只見牠的鼻孔噴出一陣紫氣,然後不消一分鐘,牠抓著時叔的觸手就變得軟弱無力,不,正確來說,是牠的整個身體都軟了下來,然後伏了在地上,而同時,時叔也一聲驚叫中跌倒在地上。
「小紅,你……」在小鳳叫嚷期間,牠的四肢也變成了觸手。
我想過去扶起時叔一起逃跑,可是卻被小鳳的手擋住。
「小鳳,我……我……」小紅神情悲傷地看看媚媚,然後抿了抿下唇。
「小紅,你竟然為咗個臭男人殺咗媚媚?」小鳳突然咆哮起來。
甚麼?媚媚這樣被插插鼻孔就死了?還有牠說甚麼「為咗個臭男人」?「臭男人」就是時叔?那即是小紅牠對時叔……
「小鳳,你都知道我好掛住我老公,而時哥哥個樣真係好似佢,所以我……」小紅羞澀地凝望著時叔。
牠們的對話令我目瞪口呆,這樣真是出大事了!我終於搞清楚事情,就是小紅竟然對時叔一見鍾情,而且更為了「時哥哥」而殺死了同伴。
我瞄一瞄仍坐在地上的時叔,他聽完小紅的說話之後,面色比剛才被媚媚捉住時更鐵青。
但轉念一想,這不失為一件好事,至少我們甚麼都沒有做過,就已少了一個敵人。
時叔惶恐地看看我,我突然腦海中冒出了一個不知是好是壞的主意,我面向時叔指了指小紅,然後做了一個心形的手勢,繼而指了指時叔。
時叔由惶恐變成了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著我,更慢慢地搖了搖頭,偷偷地做出一副想吐的表情。
我緊皺著眉頭,做了一個堅定的眼神,再用口形向他說了一聲:「加油!」
他似乎仍十分猶疑,就在這時,小鳳突然怒吼了一聲,觸手就向時叔揮過去。
「啊!」時叔驚叫著,但小鳳並沒有打到他,因為小紅正用觸手護住了他。
「小紅,你唔可以一錯再錯!我哋唔應該同男人講感情,一直以嚟,都係因為要嚟佢哋身上攞錢,我哋先會對佢哋好!」小鳳怒叫。
「唔係!小鳳,我哋曾經都享受過愛情,我哋唔係只係貪錢架!」小紅十分激動。
「醒下啦,嗰啲已經係300年前嘅事啦,由我哋老公拗棄我哋嗰日開始,我哋就唔會再有愛情!」小鳳似乎加大了觸手的力度,令小紅差點跌倒。
我可是愈聽愈糊塗,甚麼300年前?即是牠們不僅不是人類,而且還已經活了超過300年?
當我還在疑惑之際,小紅亦同時被小鳳推得跌在時叔前面,這時,時叔似乎終於想通了,他努力站起來並扶起小紅,關切地問:「小紅,你冇事嘛?」
小紅嫵媚地凝望時叔,輕聲地叫喚:「時哥哥……」
「哼!狗男女!」小鳳大喝一聲,用力把小紅推開,然後用觸手上的吸盤吸住了時叔的臉。
「小鳳!唔好呀!時哥哥會窒息架!」小紅大叫道。
時叔的雙腳不停掙扎,雙手則用力想拉開臉上的吸盤,我見狀立即跳起撲到小鳳背上,用力握緊牠的脖子。
「放開時叔呀!」我狂叫著,但不消半秒,我的怒叫就變成了慘叫,因為小鳳的另外兩條觸手把我整個人捲了起來,高舉在半空中。
現在時叔生死命懸一線,我又被緊緊抓著,這樣下去也必死無疑,而我們為一的生機就是小紅。
「小紅!時哥哥就嚟死啦!佢好愛你架!」我大叫。
本來跌在地上的小紅聽到我的呼喊後,猛地站了起來,撲向小鳳。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現實的人物、地點、團體等無關。